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悬剑峰上有剑仙 > 第100章痛揍魔佛!
    魔佛一人坐天台,剑朝万人无奈何。

    为此朱无视甚至开了一个悬赏,谁能够将魔佛论过,便可获得剑朝宝库之中任选一件宝贝。

    对此剑朝之人纷纷而来,登台之人从一开始的络绎不绝,到现在的伶仃几人。

    对自己自信之人不是愚人,他们原本纷纷怀抱各种想法而来,但是在魔佛那一言不合掏心掏肺之下也都是开始胆怯了下来。

    “何为佛?”

    同样的题目,对面青年才俊被巨大的压力侵袭,他的脑袋变得肿胀,仿佛有着亿万只蚂蚁在脑袋里面啃食。

    “啊!”

    这次不用等魔佛掏心,那人双目赤红,竟是将自己的心脏掏出来。

    “他在铸天地。”

    阴阳扣上,魔佛微笑不动。

    但台下白君猛然色变,惊道:“跨越巅境,直接开始铸天地,狂妄!”

    “什么事铸天地?”全靠吃上来的凰灵儿表示迷茫。

    好在苏霁尘有一个万事通小龙人,哪吒出声道:“元婴入虚境需要经过气海演化虚天地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通过对规则对道的理解积累,也被成为铸天地。”

    哪吒的眼中带着惊艳之意,出声感叹道:“这一个过程足以让九成九的元婴终其一生无法参透,而这个和尚直接在山境开始,恐怕这天资放在上古时期也是妖孽一辈。”

    “他的虚天地已经开始成型,那些人步入领域之中就会被其定下的规则影响。”

    “我就说师尊以前可以精准定位到我,一定是用了虚天地!”又行了的凰灵儿再次诽谤自己的师尊。

    瞥了眼紧张的陈浩,苏霁尘道:“那老头跟你说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有说。”陈浩刚才被借过去了说是培训,因为下一个上场的就是陈浩。

    “没说?”眉毛一挑,苏霁尘望向站在朱无仙身边的南公,对方还朝他和善的笑了笑露出了没几颗牙齿的嘴巴。

    “这个老东西!”苏霁尘想要去找南公算账,怀里的宝山袋掉了下来。

    “噗。”

    沉重的宝山袋落在地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声音,苏霁尘面无表情的捡起来,拍了拍陈浩的肩膀宽慰道:“虽然你我师徒相识不久,但这段时间我很快乐。”

    “???”

    怎么感觉我就要去送了,师尊你是认真的么。

    苏霁尘也不想的,但奈何对方给的钱太多了。

    “我剑朝可还有人上去?”

    朱无仙虽然很没有牌面,但在这些人眼中可是国君来的,他的视线扫过,那些平日里的什么名士辩才之类的一个个的都低头了。

    他暗骂一声,还有比这个更加丢脸的么?

    要不是阴阳扣打不开,他已经带人杀上去了。

    “呵呵,陛下莫慌,”听到南公那风轻云淡的声音,朱无仙有些诧异。

    您老不是最暴躁的那个么?怎么突然这么淡定?

    只见南公胸有成竹道:“虽然陛下不然老臣上去跟那魔佛小儿单挑,但老臣也有解决之法,陛下宽心便是。”

    “如此,朕就等待南公的后手。”

    无奈的拱手,朱无仙也没有办法了。

    此刻不来个人破了魔佛的道心,等他铸天地完成,跨入虚境之后估计就更加棘手了。

    安静了一会儿后,那高台道路上,就见到了一个小孩此刻正在往上面爬去。

    “孩子?”见到了一个小孩,朱无仙愣了一下,回头看到南公那笑吟吟的表情,他不善道:“南公所言的后手便是一位孩子?”

    “然也。”

    抚须一笑,南公此刻没有暴躁老头的模样。

    “胡闹!剑朝纵使亡国灭种,也不让一孩童送死!”朱无仙勃然大怒。

    此刻的他不是那个在大佬面前唯唯诺诺的高级马仔,而是真正的一国之君。

    “陛下息怒,且看这孩童如何破魔佛一问。”

    见到朱无仙吼自己,南公不但不觉得生气,反而很欣慰。

    他教导五代帝王,朱无仙是他所见脾气最好的一个,谏官常常骂的他颜面全无,他也是唾沫自干让人好好地去调查。

    国家二把手的白君常年不给他面子,他也是无奈一笑就过了。

    这次却是给南公一种真正帝王感觉。

    只见求禅高台上,陈浩终于爬上去了。

    饿了他拿出一根灵药咬了一口,又有力气了。

    “何为佛?”魔佛微微一笑,看着陈浩喘气结束之后问道。

    “佛?我不知道啊。”陈浩眼中迷茫,他看着魔佛那张和善的脸上隐约带着阴寒邪魅。

    看了眼自己的师尊在下面,他道:“我没有见过佛,不过我知道佛的样子。”

    “哦?”

    “佛有着一头短发,他还喜欢说一些莫名的话,喜欢将活儿都交给凰灵儿姐姐做,还喜欢欺负小孩子。”

    起初苏霁尘还以为陈浩会说什么,仔细一听,这不是我么?

    “你说的那不是佛。”魔佛摇了摇头,这个标志性的动作一出就让人色变,这意味着掏心掏肺就要出现。

    却见陈浩无知者无畏道:“我娘说佛就是帮助过自己的好人,你说佛不是这样子,那你说佛长什么样。”

    极限反秀,魔佛愣了愣,旋即低头眼中出现思索。

    “南公,您老还真宝刀未老啊。”

    众人见状一阵欣喜,这魔佛被问倒了,纷纷对南公投去崇敬目光,不愧是帝师,就是不一般。

    “施主智慧。”

    魔佛抬头,眼中清明,再一问:“佛可救世?”

    那恭贺声音一止,视线落在了南公身上,南公脸上一僵,魔佛还有第二个问题。

    “不知道。”稚子摇头,说道:“但我的师尊救了我,在我的心中,他就是佛。”

    “这个臭小子。”猛男落泪,苏霁尘谦虚道:“哪里哪里,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帅气男子罢了。”

    想想觉得不对,他自语:“等等,难道这小子在变相说我秃头?”

    好小子,差点被你骗了。

    魔佛对这个回答也不知道满不满意,第三问:“佛能渡人?”

    “不知道。”依旧是不知道,陈浩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师尊说过,这人之修行犹如逆水筏舟,本是逆天行之,若佛能渡,何须修士百年苦修?”

    “然。”

    脸上带着笑容,魔佛的身体飘出丝丝黑气,看上去无比诡异。

    只见他不再盘腿而坐,起身后他的右手一挥,白色骨杖出现在手,竖掌一礼,面色诚恳的问道:“如何才能够成为佛。”

    此刻的白虎城上空,一尊魔佛虚影汇聚,强大的威压扫过,让人眉头蹙起。

    黑气逐渐浓郁,恍若墨水打翻直冲天际。

    阴阳扣在脚下旋转,如同天地门闩,横跨人凡之间。

    “咕咚。”

    吞咽一口,陈浩低头看见到了师尊在看着自己,他抬头望着那魔佛之相说道:“不知道,但佛应该是大爱之人。”

    “错!”

    一声错,天地震动,魔佛三首,怒目睁眼。

    魔佛双目邪魅,邪魅笑容挂起,他给人一种妖异感觉,道:“佛为一切苦难,佛为一切因果,佛为一切罪恶!”

    三声佛,白虎城上雷霆嘶鸣,震动山河。

    “佛啊,无目无耳,因为他看不见这世间苦难,听不到一切虔心!

    佛啊,无手无足,因为他不肯抬手助人,不肯那在那高高在上挪动一步!

    佛啊,无口无心,因为他从来不回应人,从来不怜悯世人!

    佛啊,佛啊!!!”

    神色似癫,他口出疯狂。

    万木摇颤,猛兽蜷缩。

    魔佛高高在上,如同他口中的佛一般,他有六眼,看遍世间苦难,他有六耳听从一切虔心,他有六手帮助世人,他有十二足踏遍千山万水,他有三口回应一切祈祷。

    红莲业火从天而落,白虎城几乎瞬间成就炼狱。

    千里魔龙盘绕魔佛身躯,黑衣袈裟披在身上,白骨杖在手。

    魔佛的脸上突然平静了下来,眼中闪烁妖异的红光,温润道:“施主可愿,借你的心,让我一观......”

    陈浩浑身动弹不得,周遭声音消失,血色在其的脸上快速褪下。

    他的脸色惨白,此刻的他好似见到了自己母亲最后的那一段时间。

    “活下去。”

    母亲的话语在耳边,他的谨记母亲的话语,心中发出怒吼:“动啊!”

    那只手越来越近,在快要接触到胸前之时。

    “锵——”

    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展翼四百丈,其身赤红。

    梧桐为影,雷杏伴生。

    “朱雀!?”朱无仙一惊,却见朱雀展翼而起,击打凌空。

    口吐朱雀真火,赤翼划破天际。

    “借你麻痹!”

    在朱雀的背上,一个人影跃出。

    一拳打在魔佛脸上,魔佛从那高台急坠而落。

    高台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短发男人,苏霁尘大手按下那一抹温暖,就如同母亲的手。

    血色快速的回到了这个孩子脸上,苏霁尘脸上带着冷意看向那坠落高台的魔佛。

    伸手在怀里口袋掏了掏,随即成手上多了一个宝山袋,看向那吃惊众人之中的南公,他将宝山袋扔了下去,道:“这东西还你,徒弟不借了!”

    天上魔龙怒吼,朱雀发出一声啼叫围绕苏霁尘身边。

    “施主,执妄。”

    魔佛起身,刚才的一拳打在了阴阳扣上面,他毫发无损。

    单手一礼。

    身上袈裟魔龙窜动,骨杖触地。

    周遭千丈肃之一空,苏霁尘撸起袖子冷笑一声,道:“执妄?你丫看老子揍不揍你就完事了。”

    想要杀我苏某人的徒弟?你个有头发的光头,我看是你的脑袋硬还是凰灵儿的脑袋硬!

    凰灵儿:诶诶???

    “南公,这才是你的后手?”艰难的吞咽,朱无仙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呆滞。

    那可是朱雀啊,凤育九雏,朱雀第一。

    此刻却在那人脚下成为坐骑,这该当是任何的威风。

    南公也是呆滞,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道:“不错!陛下此处危险,恐有大战。”

    “对,尽快撤离!”白君也是开口,脸上无比凝重。

    无论是魔佛还是那锤飞对方的叶问都是可怕,尤其是叶问,竟然将仙器都给锤飞了。

    我宇宙第一咏春,岂是浪的虚名?

    当年泰森都被打到手指骨折的好吧。

    二者大战一触即发,苏霁尘突然大喊一句:“经世略!”

    “在!”

    身体一个激灵,害怕白君找到自己的经世略应了一句。

    就见到苏霁尘说道:“记住,看好这场战斗。”

    他舔了舔有些干的嘴角,脚下一踩朱雀飞落地面后跃起,他的声音回荡周围。

    “标题就叫........”

    凌空一脚落下,阴阳扣浮现挡下,气浪化作波纹传递而出,所接触之地化作齑粉。

    “痛揍魔佛!”

    【作者题外话】:苏霁尘:“我徒弟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你就想要跟他掏心掏肺?你当他师尊是死的么!?”

    经世略:“我好慌啊,我是留在这里还是跟着逃命?”

    凰灵儿:“哇咔咔,我也威风了一次了,但是好累啊,快飞不动了。”

    陈浩:“师尊.....银票投在最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