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人世间:涂自强的逆袭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出路
    九月的吉春市已经不那么炎热,但闷闷的空气总是让人呼吸的不那么痛快。

    周蓉穿着一条花裙子,胳膊肘拄着窗台、手托着下巴,痴痴的看着路对面涂自强家的院子。

    花裙子是周志国捎回来的,老头对这个闺女总是有些偏心。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大闺女懂事儿又漂亮。

    爸爸嘛,肯定要偏爱一点。

    这正如李素华对小儿子的偏爱。

    冯化成事件之后, 妈妈和哥哥一直努力避免再提起那个男人那件事,至于周志国,对于这件事更是一无所知。

    周秉昆?他吃得更胖了……

    秉义提过几次,托涂自强给弟弟找个营生,但都被李素华否决了。

    一是心疼小儿子、不舍得他这么早就去工作赚钱,二是周秉义虽然无所谓, 但老太太心中对于郝冬梅还是有一个结。

    “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啊……”周秉义在周蓉身边飘过, 周蓉狠狠的瞪了哥哥一眼。

    院子里三男三女,身穿白裙子,满面酡红的郝冬梅在周蓉眼中是那么的刺眼。

    “我俩领证了!”骆士宾咧着大嘴笑着。

    郑娟嘟着嘴白了水自流一眼,水自流干咳一声尴尬的转过了头。

    “龚叔帮着办的,”骆士宾继续咧着大嘴,“主要我岁数不够。”

    “那你可得好好谢谢他……”涂自强促狭一笑。

    “必须的必啊!”骆士宾咧着大嘴傻笑。涂自强觉得他眼神好像似乎有点复杂。

    “不要脸……”刘丽娥红着脸拧了骆士宾一下,居然有点娇羞。

    “房子?”涂自强咳嗽一声,关切的问道。

    “水子把他的房子借给我住了,他自己弄了个宿舍……”骆士宾乜了水自流一眼,“毕竟娟儿也……”

    “诶?诶?”水自流一立眼睛,筷子指着损友。

    哥仨哄堂大笑,郑娟臊的一个劲儿的拧着水自流,就连郝冬梅也红着脸白了涂自强一眼。

    “强子,我不想倒票了……”骆士宾正色说道。

    “为啥呢?赚得多还自在,而且有龚叔罩着, 对吧……”涂自强一脸好奇的问着。

    “结婚了就是成年人了, 得为家庭负责!”骆士宾义正辞严的宣告着。

    “这不是问题……”涂自强捏着筷子摇头,故意不看骆士宾。

    “等以后我有了儿子, 不能让孩子受连累,说他爸爸是倒票儿的!”骆士宾苦笑了一下。

    “这个嘛……”涂自强抿抿嘴, 心说,你要是有儿子就坏了,说明你被绿了。

    “最主要是倒票儿越来越不挣钱了,这得托您涂大官人的福……”骆士宾终于不装了,“你说在吉春都惯了,这要是去外地倒,警惕性不太够用了啊!”

    “哈哈哈……”涂自强大笑,心底不免有点小得意。

    “主要我也是舍不得你俩……”骆士宾收敛起笑容,很是诚恳的说道。

    “那你想进厂?还是相中哪个单位了?”涂自强稍微思索了一下,抬头看着骆士宾说道。

    “我……”骆士宾吧嗒吧嗒嘴,有点犹豫。

    “机关也行,龚宾在教育局也干的不错。”涂自强扬扬头,“我记得你小学差点就毕业了吧?回头找田希丰给你弄个初中毕业证!”

    “娥姐……”骆士宾咧着嘴笑。

    “她也一样,看她想去哪!”涂自强大手一挥,“只要别是关键岗位就没啥问题!”

    骆士宾看了刘丽娥一眼,后者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说话。

    “有啥话说啊,今儿也没外人!”涂自强嘿嘿一笑,没注意到身边的郝冬梅小脸一红。

    郑娟看着红着脸的郝冬梅,微微撇了撇嘴……

    “我这自在习惯了,不想板着身子。”骆士宾嘿嘿笑着, “娥姐呢,她,嗨,你知道吧。”

    我知道什么啊我就知道?涂自强脑袋有点晕,直眉瞪眼的看着骆士宾。

    “有没有不板身子,赚的又够我们俩花的?”骆士宾大马脸微微含着。

    “那,在吉春可不好找……”涂自强摩挲着下巴嘀咕着。

    “不在吉春也行!”骆士宾抢了一句。

    “刚你还说舍不得我们俩呢,是不是水子?我没喝多呢吧,啊?”涂自强明知故问的看着水自流,后者笑着不说话。

    “嗨~”骆士宾有点脸红,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揍性,“反正我不想倒票儿了!违法的事儿不想干了就!”

    “不板身子不犯法赚得还得多……”涂自强手指头轻轻的在桌面叩击,“嘶……”

    “有吗?”骆士宾紧张的问,水自流微微摇头。

    “有倒是有,”涂自强一脸严肃,“但是有没命的风险,你干吗?”

    骆士宾缓缓转头看着刘丽娥。

    “要不算了吧,”涂自强摇摇头,“给你找个机关上班!钱不够用呢我给你贴补,就这样吧!”

    骆士宾满脸通红,刘丽娥担忧的连连摇头。

    “我也是个爷们!哪能靠兄弟活着?”骆士宾一把按住刘丽娥的手,转头看着涂自强说道,“你就说吧,啥活,我能干不?”

    “宾子!”刘丽娥反手抓住骆士宾的手,“我也不是不能上班!你别犯傻!”

    “娥姐!你别说话!”骆士宾狠狠的瞪了刘丽娥一眼,转头看着涂自强,“不犯法,赚的多,不板身子对不?”

    涂自强抿着嘴看着刘丽娥不说话。

    “强子!”骆士宾梗着脖子叫。

    “强子,”刘丽娥小脸扬的高高的,“我跟他一起干!”

    “娥姐?”骆士宾急了。

    “你闭嘴!”刘丽娥调门突然很高。

    涂自强扭头看了眼水自流,发现他也张口结舌。

    “强子,我俩就绑一块了!”刘丽娥噗嗤一笑,“不犯法,赚的多,不板身子!再没啥风险?天下哪有那样的好事?你就说吧!”

    “互助社准备对外设一个办事处,主要工作是协调粮食产区关系问题。”涂自强轻轻的说道,“初步定在红肠省,还有延边地区。”

    “啊?”骆士宾张着大嘴。

    “对了,你俩懂大毛语吗?”涂自强轻声说道。

    “啥?”骆士宾张着大嘴。

    “我懂!”刘丽娥稍微惊讶了一下,随即举起小手。

    郝冬梅张着小嘴目瞪口呆的看着涂自强。

    “你不是要……”水自流指了指北方,“现在关系可紧张着呢!你想干嘛!”

    “第一年的目标就是先建立关系,”涂自强看了看众人,“然后能换点机械设备啥的最好,懂吧。”

    “强子!”郝冬梅紧紧的抓着涂自强的手。

    涂自强按着她的小手,轻轻的拍了拍。

    “这事儿在国内不但不违法,办成了还是大功!”涂自强压低声音说道,“但是一旦露馅,那肯定是没命!国内什么都不会承认,一定是你们的个人行为!”

    “我倒是不怕死,”骆士宾看了一眼还在震惊中的刘丽娥,犹豫了一下说道,“但这事儿靠谱吗?”

    “靠谱,必须靠谱!”涂自强撇着嘴笑道,“你不知道那边啥样,我跟你说啊……”

    “好!”骆士宾一咬牙,“咱这也算无名英雄了吧,对不!”

    “嗯,”涂自强微微一笑,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这事儿吧,没那么难!你只要先联系上……然后你吧,前期就换点小东西,不要急……”

    郝冬梅耳边一片轰鸣,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只有小心脏连成一片的跳动声……

    他妈的是谁告诉你这事儿在国内不犯法的?啊?

    你也就唬唬骆士宾那二百五!这在哪边被抓住都是必打靶的罪过!

    郝冬梅看着身边的男人,裙底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