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逆袭从上元开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杀心

天后的突然愤怒,让不少人都是心头一颤。

        不过,更令人惊慌的,还在后面。

        只见皇帝也站了起来,伸出手指点了李贤两下,一样地沉默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话:“这等大事,为何不禀报给朕?”

        面对帝后同时生气的场景,虽然明知道引发帝后怒火的是太子,但是不少人还是心头狂震,尤其是外围的宫女宦官,哪怕是姜暠和春梅这样的女官,都跪倒在地。

        不过....

        作为帝后愤怒的直接承受人,李贤却微微一笑,并未在意。

        站起身,李贤拱手道:“非是儿臣不知轻重,实在是因为,儿臣很想把这个消息,在今天说出来。今日正值阿耶的寿宴,将这个消息告知您,岂不是喜上加喜?”

        听到这话,李治愣了一下,顿时就不生气了。

        今天的寿宴,是天后特意举办的,事实上,他本人却是不想参加的。

        如今,得知太子妃有了身孕,自己的皇长孙或者说是皇长孙女....

        不,必须得是皇长孙!

        想到一年以后,自己的怀里就能抱到一个小孩子,李治只觉得自己充满了期待。

        不过,皇帝乐呵了,天后却依然没有。

        顾不得礼节,她起身就走到了李贤的身边,一脚,就把往日宝贝的不行的太子儿子踹到了一边,自己则坐下来,拉着太子妃的手问来问去的。

        作为过来人,她自然清楚刚怀孕的这段时间,是很危险的,询问了几个问题以后,见她回答的都正确,不由得庆幸自己当初为太子挑选了一个擅长医术的良娣。

        有些事情,就是面对御医,也要避讳一点,有一个同为太子女人的女医,自然是很方便的。

        房芙蓉虽然也被天后拉着手谈话过,但是不曾像今天这样,都要抱到一起了,不由得有点惊慌。

        至于李贤,很清楚自己现在一点地位都没有,见皇帝招手,就走过去,占据了原本天后的位置。

        等到李贤坐下,李治就端了一杯葡萄酒说:“今日是朕的寿宴,又恰逢得知太子妃有孕这样的大喜事,朕喝点酒,应该无碍吧。”

        看到李治讨好一般的神色,李贤这才想起来,之前他给皇帝下过禁酒令。

        不过....

        他是不可能相信皇帝已经完全戒酒了,今天这样说,恐怕是他故意表现出自己遵守约定的样子。想要让皇帝遵守约定,简直比母猪上树还要难,不用多想,这家伙在自己的金銮殿,一定没少偷喝酒。

        看破不说破,倒是不求他彻底戒酒,只要不经常喝醉酒就行。少喝点酒,对活血化瘀,还是有好处的。

        微微一笑,李贤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今天双喜临门,自然是要喝一点儿的,父皇自便,只要不喝醉了,儿臣并不会在意。”

        听到这话,李治才笑了,急不可耐地就喝了一大口葡萄酒。

        放下酒杯,李治笑道:“李光顺是庶出,不过将他改为你皇兄的嗣子,却不是亏待他了。如今既然正妃有了身孕,若是诞下男孩儿,也能安抚朝野之心,朕也能松一口气了。”

        李贤点点头,他自然很清楚,皇家的传承,不只是皇家内部的事情。搁大宋朝,臣子们可是为皇家的生育,愁白了头。太子有子,延续的不仅仅是皇家的血脉,还杜绝了当代可能因为“无后”出现的纷争。

        相比较喜笑颜开的天后和乐陶陶的皇帝,其余的人,反应就各自不一了。

        李显是真的在高兴,因为敬重六哥,所以他也为六哥有了嫡长子或者嫡长女高兴。夫妻一体,李显高兴,韦妃自然也笑得很开心。

        太平也很开心,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他是真的喜欢这个温文尔雅的嫂子,如今嫂子有了身孕,她就更想常去东宫,看望嫂子了。她很想知道,一个女人,是怎么把孩子养育出来的。

        相比较以上两个开心的,李旦则是迷茫。他这个年纪,甚至还没有开始接受这些教育,对于血脉继承的概念,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他很疑惑,这些人为什么这么高兴。

        至于明崇俨....

        打从说出太子妃有了身孕开始,哪怕是跟皇帝对话,李贤都没有放松对这家伙的观察。

        这一观察不要紧,还真发现了异常。

        这个谈论鬼怪,能够一本正经、道貌岸然地胡扯的家伙,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依然面无表情。但是,当确定没有人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却皱眉了。眼神也有一些担忧和警惕的感觉,如果说他没有站在李旦的立场上考虑了一些问题,李贤绝对不信。

        见到了不同人的不同反应,李贤不由得对明崇俨警惕起来。

        现阶段,貌似就这个家伙,有点问题啊。

        不同于李显,李旦因为年岁的原因,虽说是被排除在继承者的行列之外了。

        但是,谁又能保证,他一定跟皇位无缘?

        要知道,当今皇帝李治,行九!

        眼下,李显身边的人,已经不需要警惕了,谁知道,李旦身边,这个明崇俨,才是最难以对付的。

        这家伙简在帝心,要是说了一些没营养的话....

        眼底的杀机,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就消散不见。

        李贤很清楚,明崇俨,是一定要对付的,但,绝不是现在!

        放松了对明崇俨的观察,李贤只是跟皇帝交谈朝中的一些事宜。

        皇宫的家宴,自然是有什么好吃的就吃什么,其菜品之丰盛,就是李贤也不由得为之吃惊。

        宴会结束后,就是画画的时间了。

        李贤给天后画的肖像画,如今已经成了天后最心爱之物,每天不看一眼,就会觉得浑身难受。而皇帝,自然是她少有的炫耀对象之一。

        见识到了李贤的画技,今日恰逢寿宴,所以,李治也提出要传神写照。

        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所以李治不得不绞尽脑汁地,给李治也画了一幅画。

        如果说,天后作为女人,最喜欢的是自己年轻时候的美貌,那么,李治想要什么样的画,就显而易见了。

        一下午的时间,李贤都在努力的画画,一直到傍晚,才终于完成。如果说给天后画的画是发挥了想象,那么,给李治画的画,那就是纯粹的天马行空了。

        夕阳最后一丝光亮下,李治接到了自己的传神写照。

        背景一眼就能看出,是金銮殿,但是,不同于真正的金銮殿,画上的金銮殿,周边都是云雾,看起来就如同天宫一般。

        而他,或者说是年轻一些的他,则腰佩天子剑,身穿龙袍,站在金銮殿的前面。

        乍一看之下,还觉得没什么,可是越是仔细看,就越是觉得,画面中的自己,身上充满了威凌天下的气势。尤其是那稍微一点点的抬头,更是展现了皇帝的傲然之气。

        仔细的欣赏了一会儿画,一直到太阳彻底落山,李治才恋恋不舍的将画板交给姜暠,吩咐道:“找最好的装裱匠,将这幅画装裱起来,就放在朕的金銮殿,朕很喜欢。”

        见姜暠带着几个宦官,小心翼翼的把画带走了,李治才看向浑身是汗的太子,笑道:“就画画一项,朕搜肠刮肚之下,竟然没能发现谁的技艺在你之上。朕很喜欢这幅画,今日的寿宴,也过得极为开心。”

        说完,李治满意的点点头,就离开了。

        家宴到此就算是结束了,李贤才要过去领自己的老婆,谁知道,就被天后一眼瞪得站住了。

        “房氏这几天,就住在本宫的明义殿,太子你一人回去即可。”

        说完,也不给李贤讨价还价的余地,拉着房芙蓉的手,就离开了。

        进宫的时候是俩人,回去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人....

        对于天后,李贤还是比较放心的,至少现阶段,她还没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对于嫡长孙的期待,她恐怕不比皇帝少多少,如此一来,还是可以把房芙蓉交给她的。

        况且,作为过来人,显然她是要跟儿媳妇传授一些养胎的注意事项的。

        踩着微弱的夜色走出大明宫,李贤才要回到马车,就被一个人影吸引了注意。

        是明崇俨。

        一只手拉着李旦,个子很高的明崇俨看起来,就像是孩子的家长一样。

        两个人出宫以后,就拐了个弯,并没有直接离开,显然是冲着他这个太子过来的。

        “六哥,我总觉得这个小白脸,有点跟杨灯志类似的感觉,您可千万小心点啊。”

        李显说了一句话,就拉着韦氏上了马车,吩咐车夫直接走,打定了主意不跟两个人照面。

        听到李显的话,李贤可是吓了一跳。这还是那个看谁都像是好人的李显吗?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带着审视的眼光,看一个人了?

        明崇俨走的很慢,就像是闲庭信步一般,离得近了,他就松开牵着李旦的手,拱手行礼道:“太子殿下,听闻您最近主持注释《汉书》和《后汉书》,还严格要求参与注释的人,要把两本书注释成只要识字的人,就能看懂的程度,不知可有此事?”

        李贤打破脑袋也没想到这家伙走过来,是专门问这个的。

        点点头,李贤回答道:“没错,既然选择了注释,那就不能糊弄事儿,长史问这个,不知道是有何指教?”

        明崇俨微微一笑道:“张大安等人,都是身负盛名的学者,下官岂有指指点点的资格。只是,但凡是古籍,其中不免掺杂一些神怪的传说故事,下官认为,自己对于这些,还是知之甚详的,不知道,下官可有参与其中的荣幸?”

        这孙子要参与进来?

        黄鼠狼进了鸡窝,目的是为了拜年,才是怪事儿。

        既然确定了这家伙的心思幽微,那就要保持绝对的警惕比较好。

        所以,李贤毫不犹豫道:“那些涉及到神怪传说的故事,终究是有迹可循的,况且崇文馆藏书颇多,总能查到,就不劳烦明长史了。”

        明崇俨没想到自己的热脸,竟然贴到了冷屁股。

        莫非是太子害怕自己争功?

        笑话,我明崇俨简在帝心,难道还要这些无用的功劳?

        尴尬的笑了一下,明崇俨后退一步,站到李旦的身后,笑道:“其实,微臣想要参与注释,是给冀王一个能在兄长身边听教的机会。英王和太平公主,都能进入东宫,一个被您教导读书习武,一个被您教画技,唯独遗漏了冀王殿下,这些天,殿下总是跟微臣诉苦,也想到您的东宫去做客。”

        “是啊是啊,皇兄,您真的不让弟弟去您的东宫玩耍一番嘛?”

        眼睁睁地看着迷茫的李旦,被明崇俨拍了一下以后,就顺着他的意思开口,李贤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吐槽了。

        难怪这家伙在历史上成了著名的傀儡,感情傀儡生涯,从现在就开始了啊!

        明崇俨既然搬出了李显和太平当对比,李贤知道,自己就根本没办法拒绝。

        不患寡而患不均啊,一碗水不能端平,天后那里已经有所警觉了,要是再推辞,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至于明崇俨要入东宫,虽然明知道他没安好心,但是,李贤发现,自己竟然很难直接拒绝。

        诱敌深入,是一个伪命题。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胆色,敢于把自己的虚弱之处,暴露人前。

        不过....

        只是转瞬之间,李贤就做好了决定。

        看了东宫的方向一眼,李贤笑道:“难得明长史如此忠心为主,孤要再拒绝,就太过分了。也罢,正巧这方面悬而未决的注释,积累了一些,那孤就代表那些学者,欢迎明长史的加入了。”

        见太子竟然答应了,明崇俨大喜,再次行礼以后,拉着呆呆的李旦就走。

        看着一大一小、一高一矮相伴离开的背影,逐渐被护卫的群体包围、保护起来,李贤眼底的杀机,已经抑制不住的出现。

        把这么个人安排成冀王府长史,绝对是皇帝的失算。

        至于天后....

        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反正,李贤总觉得明崇俨这个人背后,也有天后的影子。

        但是不管怎么说,明崇俨这个人,都绝对不能留了!

(https://www.xbooktxt.net/87_87140/2187125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