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香江大枭雄林怀乐 > 67章:男人装的首刊
    “这样才对,虽然不漏点,但也要有诱惑力,这才能老色鬼们掏钱买账。”

    “要是一摊死肉,谁爱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勒索照片呐!”

    林怀乐在办公室内,开心地看着手上的杂志。

    上面狄波拉一身半透明的比基尼,下面的毛都若隐若现,十分的诱人。

    “全靠乐少的指点,要不然也不会拍出如此靓的照片。”

    林国生也是摸爬滚打的老江湖,奉承话自然不会少,主动将风光送到林怀乐的头上。

    “呵呵,林主编不必如此。”

    “我林怀乐自己肚子里有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清楚的。”

    “对了,这次刊印了多少份,媒体那里打好招呼了嘛?”

    听到林国生的吹捧,林怀乐并没有当真,而是问起了杂志印刷情况。

    “一共印刷了五万份,二十块的发行价,的确不低。”

    “再添上十几块,都够上马栏找个小姐败火了。”

    “但防止卖断货,我又加订了两万份,在发行的仓库中放着呐,保证杂志的充足。”

    “印刷分发都有专人负责,都是老业务,绝对没有问题。”

    “媒体方面都已经打好招呼了。”

    “只要杂志一面世,就会有报纸发专题文章,批判这一道德沉沦之举,为咱们打免费广告。”

    林国生将自己的布置汇报了一通,而后看向林怀乐,等待着这位年轻老板的指令。

    “我让你在封面下写的话,写了咩?”

    咸湿杂志本就是缺少监管的偏门,一旦大卖之后,跟风的不会少,新闻署一定会尽快发布新的规定。

    与其让让别人管,不如自己自觉点。

    所以,林怀乐让林国生在封面的正下方,填上一句警告语,未成年者,禁止售卖。

    这就是一句空话,报纸佬才不会管买《男人装》的顾客成没成年,只要有钱,就照卖不误。

    填上这句话,也就是面子上好看一些罢了。

    “这是初稿,成稿已经填上了,我敢保证每一版都有提示语。”林国生拍着胸脯保证。

    “好!好!好!”

    林怀乐一连说了三声好,就把杂志扔到了办公桌上,打开桌子上的红方,让给林国生一根,询问起杂志社的情况。

    “乐少,有社团的人,过来收保护费。”

    林国生沉默片刻,缓缓地说出来,说完还打量着林怀乐的脸色。

    听到有人收规费,林怀乐脸色有点奇怪。

    居然有同行上门,真没打听后面的老板是谁嘛?

    “多少钱?整个报业都交嘛?”

    奇怪归奇怪,林怀乐还是决定先问清楚,再做决定。

    “都交,但也有例外,鬼佬和东方报业就没有人上门讨保护费。”

    “钱倒是不多,只有两三千块。”林国生如实说道。

    东方报业是白马纸马创立的,是为了方便他们地下六合彩生意。

    只是没有想到做大了,就趁机洗底,全家人都跑到台北养老去了。

    即便是洗底了,也没有矮骡子敢上他们家去收保护费。

    毕竟马家手中的刀,还是很锋利的,碰一下,容易断手断脚。

    “既然咱们既不是鬼佬,也不是豪门,那只能乖乖交钱喽!”

    林怀乐点燃香烟,把打火机扔给林国生,让他来点烟。

    ...

    第二天的早上八点,全香江的报纸摊最明显的位置,都放着一本精装版的《男人装》。

    早上顺路买报纸的顾客,只要目光飘到上面,就立刻被吸引住。

    “靠!这不是狄波拉嘛?”

    “是啊!是啊!身材怎么辣!”

    “我去,我看到毛了...”

    “老板,这是什么杂志啊!”

    报摊老板将一摞《男人装》打开固定塑料带,放到显眼处,嘴里大声地喊道:“最新的杂志,名字就在上面,不会看啊!”

    “里面都是咸湿照片,看完之后,二弟直举旗啊!“。

    报摊老板咸湿话,让一旁买女孩子们俏脸通红,嘴里小声骂着他老不正经。

    “好东西啊!”

    “多少钱,来一本..”

    “我也要一本..”

    “给我来一本.....”

    “....”

    “二十一期,童叟无欺!”

    报摊老板一边往外递《男人装》杂志,一边收着钱。

    短短半个小时的功夫,两百本杂志就销售一空。

    同样的场景,在新界,九龙,本岛,中环等繁华地界上演,分销协会的电话被报摊佬们打爆了,要库存的《男人装》杂志。

    分销协会的货也很快卖完,被逼无奈之下,立刻打给《男人装》杂志社,要求加印。

    “我知,我知,我立刻通知印刷厂。”

    负责分销发行工作的张震,放下电话,长吁一口气,扭过头对正在焦急等待结果的同事们,大声地喊道:“我们的杂志,卖上天了!”。

    办公室内立刻响起欢呼声。

    林国生靠在门上,推了推眼镜,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男人装》的成功,证明自己最初的想法是正确的,这比挣了钱,还让他高兴。

    香江火气旺,色鬼多,虽然芬兰浴和马栏多,但那短短几秒的放纵,不如脑海中的共鸣,来的兴奋。

    七万本杂志,到了中午就一扫而空。

    印刷厂正在拼命加印,林国生谨慎地估计了一下销量,只追加了五万本。

    饥饿营销,到什么时候都流行。

    大街小巷,都在讨论这本咸湿的杂志,要是没看过,根本插不上嘴。

    这样搞来搞去,弄的没买到的人也好奇心大起,跑到报纸摊去买《男人装》。

    照片的主人狄波拉,也变成风云人物,连带忙碌起来。

    她早就知道《男人装》的发行时间,林国生专门给她打电话,让她有心理准备。

    身为演员,狄波拉早就习惯记者和狗仔队的采访,让自己的老朋友安心,她能搞的定。

    可她一出片场,就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好像整个香江的娱乐记者都涌到了浅水湾的新片场,过来采访她。

    当年自己得港姐冠军,也没有怎么大阵仗。

    “狄姑,《男人装》杂志上的模特真是你嘛?为什么拍怎么火辣的照片?”

    “《男人装》的主编林国生先生,是您的老朋友,这也是他第一次担任主编,是不是友情帮忙啊?”

    “狄姑....”

    “狄姑...”

    “...”

    娱乐小报的记者七嘴八舌地提问着,因为人数太多,直接堵住员工通道,照相机的闪光灯如繁星不停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