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你深情时我心已暮 > 第155章 婆婆跟傅御庭告状
    “你!”梁梅连着挨了三巴掌,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打过,一时间又气又懵,大脑甚至有些空白,反应不过来自己现在该怎么反抗。

    不过也只是一刹那,梁梅就清醒了,可是面对身高一米八的傅深,她又气弱,不敢反抗,打不过的,她就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上了年纪那种,怎么可能打得过傅深!

    可是她心里还是很不甘心!

    梁梅着急地看向四周,想要寻找帮手,可是没有找到。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傅深收拾完梁梅,对秦青温柔道。

    秦青摇头,她想了下,回头走向傅御庭的病床。

    傅御庭昏迷着,但是手里还攥紧了两本结婚证。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将两本结婚证都拿过来了。

    梁梅看到秦青从傅御庭手里抢东西,立刻急了,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不悦道:“秦青,你干嘛呢,你抢我儿子东西干什么!”

    梁梅骂着,伸手就要去抢夺秦青手里拿着的两本结婚证。

    傅深上前一步,挡在梁梅面前,梁梅吓到,立刻害怕地往后躲了躲。

    秦青看了眼梁梅,然后看向傅深。

    傅深倒是看了眼病床上还躺着的傅御庭,然后对秦青说:“他应该暂时不会跟你离婚了,我们先走吧。”

    秦青想想也是,于是跟着傅深要离开。

    梁梅却反应过来,伸手一把抓住秦青:“秦青,你不能走!”

    梁梅气势汹汹地盯着秦青,她可还没有忘记,儿子就是跟秦青去民政局,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儿子不愿意跟秦青离婚,现在儿子还躺在医院里,秦青做妻子的,不留下来照顾御庭怎么可以?尤其是,秦青竟然想跟着傅深走!

    梁梅想着,灼灼目光紧紧地盯着秦青,眼里都是冷意,如果不是傅深现在就站在这里,她真的很想狠狠地给秦青几个巴掌,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女人,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秦青也看着梁梅,跟以前的唯唯诺诺不同,她现在看着秦青,脸上,眼里,都没有任何表情如果非要形容,大概就是冷漠吧。

    秦青伸手,强硬地掰开了梁梅的手,冷声道:“阿姨,您管得未免太宽了!”

    秦青到底年轻,这些年还受了这么多苦,力气比梁梅大很多,没有费太大劲,就将梁梅的紧紧抓着她的手掰开了。

    秦青转头看向傅深,眼神也温和了许多,还有点点疲惫,她说:“走吧。”

    傅深点点头,抬手略心疼地揉了揉秦青的头顶:“嗯。”

    秦青和傅深一起往外走。

    梁梅终于反应过来,尤其是傅深宠溺地揉着秦青头顶的时候,秦青竟然一点反抗都没有,她还要跟着傅深走,这一刻,梁梅就觉得自己儿子被绿了!

    梁梅再也忍不住,冲上去,就要再次抓住秦青,然而她才刚刚靠近,走在前面的傅深却突然回头,他伸出手,一把攥紧了梁梅的手腕!

    傅深盯着梁梅,眼神很冷:“我看你是刚才吃的教训不够!”

    傅深说着,就用力一掰。

    “啊啊啊!!!”

    梁梅瞬间发出杀猪一般惨烈的大叫,她疼得脸色都变了,再也顾不上看秦青,一双眼睛恐惧地看着傅深掰着她手腕的手。

    有护士过来,看到这一幕,吓坏了,连忙过来阻止道:“你们不要打架,有话好好说!”

    傅深冷哼一声,这才松开梁梅的手,然后转身叫上秦青离开。

    秦青只是多看了梁梅一眼,也很快离开了。

    不在乎傅御庭,不在乎这段婚姻之后,什么婆媳关系,什么尊重长辈,她好像都不在乎了,梁梅想要教训她,她也不可能逆来顺受了。

    秦青就这么走了,梁梅反应过来,又气得发抖,但是让她现在追上去,她又不敢。

    梁梅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回到病床边缘,等傅御庭醒来,她很生气,现在只想等御庭醒来,然后把秦青做的好事都跟儿子告状,儿子一定会帮她好好的教训秦青那个不知廉耻不懂得尊重长辈的女人的!

    *

    从医院出来,傅深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然后对秦青说:“青青,你下午是回去上班,还是直接先回家休息会儿?”

    “对了,你现在住哪里?”傅深想着,又问。

    秦青愣了下,然后就将自己新公寓的地址报了。

    傅深点点头,然后说:“那好,我先送你回去,你今天就先别上班了,回家好好休息会儿。”

    “我没事。”秦青解释。

    秦青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还可以回去继续上班的。”

    傅深对她很好,在公司里也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而且她设计出来的东西,在这里也得到了最大的尊重,就算有不合理的地方,也是同事小心地提出意见,然后大家商量好之后,一起修改,在这个公司,她感觉工作很舒服。

    “你不用勉强自己。”傅深说。

    秦青摇头:“我没有勉强。”

    傅深看她,一会儿后,点头:“好。”

    他们商量好,很快就一起回公司,继续上班了。

    *

    医院。

    傅御庭并没有昏迷多久,在秦青离开后不久,就醒来了,他意识模模糊糊醒来,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秦青,他睁开眼睛,下意识想要找秦青。

    “御庭!你醒了!”梁梅看儿子醒来了,很激动,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

    手被拉着,傅御庭下意识想要抽出来,然后就看到了,拉着自己的人是自己的母亲,他愣了愣,然后茫然地看向四周。

    病房空荡荡的,除了他和母亲,他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人。

    “秦青呢?”傅御庭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紧张地问。

    提到秦青,梁梅心里的怒火就压制不住,开始突突突的骂,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变本加厉地都跟傅御庭说了。

    梁梅还指着自己的脸,气得发抖:“御庭,你看妈妈的脸,都是傅深,秦青那个贱人唆使傅深打我的,好几个巴掌呢,妈妈的脸都被打肿了,她简直太无法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