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娱乐圈向我献上膝盖 > 第308章 沈傲白的麻烦来了
    第二天,白悠然被捕的消息传遍了网络。

    至于提供线索的人……

    出于保密的原因,警方并没有透露姓名。

    *

    谢雨霏看到这个好消息之后,立刻给季莞尔打电话:“莞尔,你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白悠然被抓了。”

    “我知道啊。”季莞尔打了个呵欠,声音带着刚刚醒来的困倦,娇慵极了:“她就是在我的别墅被警察带走的。”

    “什么?那你没事吧?”

    谢雨霏大惊失色地说道。

    “谢姐忘了我的保镖了?我一回家就发现莎莉将白悠然五花大绑,认出她之后,我就让莎莉报警了。”

    “这么说,白悠然一直在你的别墅附近徘徊?你住的小区安保可是很严密的,她是怎么溜进来的?”

    “大概是有帮手吧。毕竟我得罪的人也不少。谁知道她是被谁藏起来了。”季莞尔心底一直有个怀疑。

    仅凭白悠然一个人,根本无法逃脱警方的追捕,就是不知道白悠然的帮手是谁?想要对自己做什么!

    季莞尔虽然好奇,也懒得去问白悠然,以白悠然对自己的恨意,是绝不可能吐口的。

    “莞尔,敌暗我明,你一定要小心。”谢雨霏嘱咐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谁知不到五分钟,季莞尔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季总,白悠然的亲生父母和弟弟从农村来到了帝都,刚下火车,需要我帮忙吗?”

    听筒里传来徐文泽冷淡至极的嗓音,细听之下,透着一丝戏谑,仿佛在期待着一场好戏。

    “沈傲白虽然打算起诉离婚,可白悠然一直东躲西藏,也就是说,白悠然还是沈傲白法律意义上的妻子。既然亲生女儿出了事,白悠然的父母难道不该去找自己的女婿吗?”

    季莞尔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道:“徐总,他们找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做什么?”

    “啧啧额,可真是最毒妇人心。”徐文泽没想到季莞尔这么狠,直接祸水东引。

    徐文泽安排的人早已经将那家人的德行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徐文泽,夫妻加上儿子就是三个滚刀肉,沈傲白怎么也要脱掉一层皮。

    “徐总,这怎么能叫最毒妇人心?”

    季莞尔轻嗤了一声,意味深长地道:“我这是给他们一家三口指了一条发财的明路。能捞多少,就看这一家人的本事了。”

    “行吧,季总是老板,说什么都对。”

    徐文泽哼了一声,十分傲娇地挂了电话。

    “安排一辆出租车,直接把那一家人送到星宇娱乐的总部。还有横幅,让这一家人去了之后先把横幅拉开,直接跪在星宇的大门外。”

    徐文泽有条不紊地跟手下吩咐。

    “还有记者,让他们见机行事。”

    “好的老板。”

    两个属下点了点头,各自做事去了。

    ……

    中午十二点,正是CBD的白领们的下班时间,通常大家都会相约去附近的餐厅解决温饱。

    星娱传媒一直都是商区内的地标性建筑。

    因此,当季家夫妻带着儿子跪在星宇的大门外后,立刻引来了巨大的关注。

    特别是那条白底红字的横幅:“我们是白悠然的亲生父母,不远千里寻女,求女儿、女婿见我们一面。”

    因为横幅很长,季氏夫妻一人拿着一头,默默地跪在星宇娱乐的大门口。

    至于长得肥头大耳的季小宝,逢人便拦着哭诉。

    保安部的经理见这家人闹得不像话,一边让上头的人去通知沈傲白,一边亲自出面拦人。

    然而,这家人就像是滚刀肉一样。

    一个保安还没有碰到季母的手指,她便大吼大叫地自己扯开了上衣,嘴里不干不净地喊着:“小鳖崽子没有见过女人吗?连你老娘都能下手,不要脸啊、非礼啊、耍流氓啊……”

    另一边的季父和季小宝也不遑多让,两个人在地上撒泼打滚吐唾沫,无所不用其极。

    这让见惯了文明人的保安部经理惊呆了。

    ……

    沈傲白刚结束了一上午的例会,正准备吃饭。

    已经成为沈傲白贴身秘书的萱萱花容失色地冲进来。

    “沈总,大事不好了,白悠然的亲生父母就在公司楼下,保安部经理赶都赶不走,还引来了一堆记者。”

    “你说白悠然的亲生父母?”

    沈傲白“啪”的一声扔掉了手里头的筷子,咬牙切齿地说道:“敢跑来星宇闹事,当我沈傲白是圣人吗?”

    说完,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办公室。

    *

    沈傲白刚出公司的大门,便见一堆镁光灯闪来闪去。

    记者们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食人鱼,朝着沈傲白的方向一拥而上。

    “沈总,刚刚这家人说是白悠然的亲生父母,如今白悠然已经进了监狱,请问沈总要怎么安排自己的岳父岳母?”

    “什么?白悠然进了监狱?”季家三口彻底傻了眼。

    因为有心人的刻意隐瞒,这一家三口还不知道白悠然已经沦为了逃犯,还沉浸在亲生女儿当了豪门阔太,他们马上就能跟着享福的美梦里。

    然而,主角已经出现了,季家的这三个工具人已经无人在意了,记者们的焦点都集中在了沈傲白的身上,争先恐后地想要挖出一个大新闻。

    “可笑,随随便便一个人讹上我,我就要认吗?谁能证明这家人跟我有关系?”

    沈傲白不屑地说道。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是白悠然的亲生父母,我已经向法院提交了离婚申请,这家人不应该来找我,应该去找他们的好女儿。”

    话落,人群里的动静仿佛小了些。

    虽然沈傲白的这番话显得有些凉薄,但以沈家和沈傲白的地位,怎么可能会让一个罪犯坐在沈少奶奶的位置上。

    只是,沈傲白的这句话听在季家的一家三口眼里,却像是惊雷一般,炸得他们七荤八素。

    季母是反应最快的,号啕了一声,朝着沈傲白的方向冲了过来。

    因为季母的样子太过吓人,记者们自发地让出了一条路。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陈世美。我们家悠然嫁给你的时候可是黄花大闺女,出了事你就不认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啊!你就算想要把我们悠然给一脚蹬了,这青春损失费呢?”

    “就是,城里人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就是我们村里的闺女嫁了人,那还有彩礼呢!爸、妈!沈家可没有给过我们一分钱。我姐就这么成了二手货,也太亏了吧。”

    季小宝扯着嗓子说道。

    十六岁的男孩体重都超过一百八了,个子还不够一米七,满脸都是痘痘,再加上一副处在变声期的公鸭嗓子,简直就是双重的暴击。

    这让在娱乐圈里见惯了俊男靓女的沈傲白倒进了胃口。

    白悠然明明生得端庄秀丽,为什么这一家人会这样上不得台面。

    虽然沈傲白嘴里不承认跟季家人的关系,但他心里很清楚,这就是白悠然的亲生父母。

    就在沈傲白恍神间,季家人的哭嚎还在继续,像是魔音穿脑一样。

    “好心的大哥,大姐,你们谁能告诉我,我们家悠然这是犯了什么罪啊?是不是被这个禽兽陷害的?”

    季母扯着离她最近的一个记者说道,黑乎乎的指甲吓得那个记者连连后退。

    “大娘,有话好好说,别拉拉扯扯。”

    记者暗想,怪不得白悠然一直不肯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就这一家人的德行,被他们缠上,非得脱掉一层皮。

    那个记者甚至都有些同情沈傲白了。

    “呸!谁跟你拉拉扯扯的!”季母朝着记者啐了一口,随即看向自己的老头子:“当家的,我们悠然命好苦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