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切从我死后开始 > 第38章 拔掉它!
    田源很快来到任府,在表明自己的身份后,任苏虹有些诧异的为他打开了通往别墅内的院门。

    “怎么不是上次那位警察先生?”她诧异问道。

    田源指了指后方:“你说的肖隐,他就在后面,很快就会到来。麻烦你先跟我说说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又有宠物死亡了?”

    任苏虹摇了摇头,往二楼看了一眼:“我家只养了多多,它死后家里已经没有了宠物。叫你们来是因为我的哥哥任鹏飞,昨天晚上他的表现与那肖隐警察说得一模一样,又在磨牙,又说梦话,还把我吓得不行,差点吓晕过去。”

    田源也往楼上看了一眼,但什么都没看到:“你哥哥现在在家吗?”

    “在。”任苏虹点头,“我告诉他后,他自己也吓到了,今天都没去上班。”

    “先进屋,你再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田源往屋里走去。

    任苏虹跟在后方,她的表达能力很强,三言两语将就晚上发生的事描述出来。

    此时两人才刚刚来到通向二楼的楼梯口,而任家的两位老人都在一楼客厅,见田源进来后忙着去泡茶。

    田源一只脚踏上楼梯台阶,诧异的对任苏虹道:“你是说他好像在通过说梦话来提醒你,你的身后有人,叫你别回头。”

    “嗯嗯。”任苏虹点头。

    “但后来你并没有看见任何人?”田源问。

    任苏虹道:“虽然我什么都没看见,但的确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很轻,还有人在我后脑勺喘息,甚至肩膀也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你哥现在在哪儿?”田源不再和她纠结到底身后有没有人这个问题。

    “他在二楼自己的卧室里,早餐都没吃,哥哥现在也很担心,所以没什么胃口。”任苏虹跑前方往楼上带路。

    田源和她来到没有关门的主卧门前,一眼看去,卧室里此时窗帘全部拉开,采光极好,一眼就见到任鹏飞半靠在床头,坐那儿不知想着什么。

    “哥,警察先生来了,但那天那位警察还有一会儿才能到。”任苏虹首先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嗯?”

    她的话声刚落,身后的田源却发出了疑问。

    随即两人发现,任鹏飞实际上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眼睛闭着,发出略微粗重的呼吸声。

    “可能哥哥昨晚没休息好。”任苏虹轻声道:“现在怎么办?”

    田源略一沉吟,问道:“你说他昨晚睡着后一直磨牙,一直说梦话?”

    任苏虹点头。

    田源慢慢走到任鹏飞床侧,弯腰靠近他的脑袋,侧耳听了一下,果然就听见了磨牙声。

    只是白天屋外各种噪音较多,这磨牙声就显得很小。

    既然在磨牙,或许还会说梦话,田源没有立刻直起身,而是继续听着。

    此时任苏虹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并没有靠近。

    片刻后,磨牙声忽然停止,任鹏飞嘴唇蠕动,从喉咙里挤出一段声音,但模糊不清根本听不清楚。

    田源没有移动,仔细分辨着,就听任鹏飞再次说了一句相同音节的话,不过这一次则要清晰了很多。

    这句话是:“你做什么?”

    田源愣了一下,以为接下来任鹏飞还会说出后续的话,他屏住了呼吸,认真倾听。

    但果然与任苏虹所说的一样,任鹏飞再也没说其他话,而是重复道:“你做什么?”

    这一刻,田源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他猛地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任鹏飞的眼睛,就见这家伙的眼睛早就睁开,但并不是黑眼瞳,而是眼球上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灰色眼膜,相距一拳距离,正在盯着自己。

    很显然,刚才那句话并不是梦话,而是此刻这种状态下的任鹏飞正在问自己。

    而在看见任鹏飞这双诡异眼睛的一刻,田源整个人一颤,一道声响在脑海里炸开,就如一轮巨大磨盘正在转动,瞬间感觉到了沉闷、压抑、厚重,仿佛脑海里真的被装进了一个庞大的石制磨盘。

    这磨盘轰轰转动,正在碾压他的五感,使得与外界断绝了联系,同样碾压着他的意识,让他思维停顿,无以为继,更在碾压他的记忆,让田源一时之间想不起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甚至短暂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觉醒后的身体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田源右臂上的隐纹瞬间舒张开来,一道庞大的精神抗力产生,涌向他的脑海深处。

    正在被控制、掩埋、剪断的思绪,在这股精神抗力赶来之后产生了强烈的动摇。

    轰隆隆!

    田源的脑海中仿佛地震一般滚荡开来,他的思维恢复,记忆回归,身份重新被认同,双眼再次有了清明,猛地看向那眼瞳依旧灰色的任鹏飞。

    如果肖隐此刻在这里的话,包括他都没有料到,上次自己没找到这只禁物的本体,导致对方有了警觉,所以这一次轰然出手对付田源时,攻击力和针对性都强大了不止一星半点。

    换句话说,田源再次成了接锅侠,承受了原本不该他承受的禁物压力。

    如果换作是寻常调查员来调查该案的话,是根本激不起这只禁物这么强大的攻击力的,反而它会隐藏后借机脱身,就像肖隐重生之前那样。

    就这么一刻,田源瞬间判断了出来,眼前在任鹏飞身上的禁物,怕是等级至少为中等仆从。

    右手握拳,隐纹带动着精神冲击,配合本身的拳头力量,田源近距离一拳砸在任鹏飞的脸上。

    身后传来任苏虹惊恐尖叫声,这女子吓得赶紧转身就跑。

    刚才她的视线被田源遮住,此刻田源身体一动,这任苏虹这才看清楚原来哥哥的眼睛已经变色,且看起来有种被鬼附身的感觉。

    这让任苏虹立刻就想到了昨晚自己的遭遇,所以她下意识地转身跑出了卧室。

    刚好跑到卧室门口时,差点与从进来的肖隐撞了个满怀。

    肖隐一把稳住她的身形,就见田源此时正好抓住了任鹏飞的双手,而任鹏飞则完全表现出了已经被禁物控制的模样,眼瞳变成了灰色,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此时即使往他嘴里塞一根合金管,怕都会被咬得稀烂。

    不过田源的精神冲击非常强悍,任鹏飞虽然被控制,但因为行为受到了精神干扰,变得极其混乱,无法形成有效攻击。

    肖隐冲过去,与田源一起按住了任鹏飞,同时启动了自己的【吞噬】。

    虽然不太敢肯定自己的隐纹能否将这关键禁物一举吞噬下去,但想要灭掉它并永绝后患,通过吞噬其气息却是最好的办法。

    右臂的隐纹【吞噬】猛地张开了大嘴,虽然刚刚才吃东西,但这并不影响它对吸取禁物之息的本能渴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它的情绪满足并照顾到极致。

    而且这并不需要挽起衣袖,直接怼上去,只要近距离下,隔空就能办到。

    哪知大嘴一吸,任鹏飞的脸色再次变得很难看,虽然苍白没有血色,但其体内的禁物之息却毫不动摇。

    这对于如今强大的进化隐纹【吞噬】的吞噬力来说,应该根本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不行,这家伙作为关键禁物肯定有特殊之处,这样吸不出来!”肖隐当即帮助田源将任鹏飞压在床上,对跟来的高医生喊道:“高医生,我们掰开他的嘴,你找到那颗牙齿,直接拔出来!”

    “啊!我也不知道是哪颗牙齿啊?”高医生明显被吓得不轻。

    要不是看见任鹏飞已经被两名警察压制,说不定他已经转身跑掉了。

    肖隐回道:“就是你昨天给他拔掉的那颗牙齿,那里的牙槽本来应该是空的,但现在肯定已经被另一颗牙齿占据,就是它,拔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