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太太是捡来的 > 第567章 我姐姐叫蓝烟,不如你自己翻下旧案
    南淮把人送到了南山别墅,直接往公司去,可是却还是出现了意外,法院直接要传唤蓝渺。

    白夜甯带队直接到了南山别墅来请人。

    南淮刚到公司,又开车折返回来。

    警方和保镖割据分明,南淮刚到,白夜甯就沉着面色说:“南淮,你这是包庇,拒不受捕的话,我们可以用强制手段。”

    南淮却不怕,“有十足的证据吗?”

    “之前的证据不是证据吗?而且我们调查出来,她有作案动机,蓝渺名下有巨额欠款,甚至我们在银行哪里调取到了申竟成转移到蓝渺银行卡里两百万。”

    “包括申竟成的供词,可以确定蓝渺就是一起作案的人。南淮,你是最大的受害者,你确定要保蓝渺?”

    “她不是!”

    白夜甯理解南淮,但是不代表认同,她看着他,问:“你有证据吗?”

    “我会有。”

    “那就等你有再来上诉。”

    “孕妇可以保外候审,我在警局等你的手续。”白夜甯看着南淮的眼睛:“我们所有的手续都带够了,别让我难做。”

    “你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白夜甯不给南淮机会:“你是要打给姜省长吧,南淮,你在为难他。”

    “为政者,不该徇私。”

    南淮的手机再也拨不出去。

    蓝渺早就准备好了,她换了一身衣服,住进南山别墅时,她穿过来的衣服都是裙子。

    身上这条棉布裙遮不住膝盖。

    膝盖上满上淤青,在洁白的肌肤上更显得触目惊心,让人骇然。

    蓝渺低着头,走到白夜甯面前,把双手递上去。

    因为近乎证据确凿,蓝渺的手腕上扣上了手铐,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一直到上了警车。

    白夜甯在警车上告诉蓝渺,“申竟成想见见你。”

    蓝渺点头,她暂时也在拘留所,可以和申竟成见一面。

    坐在她的对面,男人一改意气风发的样子,满身郁气,开口就是冷嘲热讽:“哟,衣服都换上了?”

    “南淮不管你了?”

    蓝渺看着他,问:“钱是怎么回事?”

    “你看,不想认罪啊,到这个时候还在给我下绊子?”申竟成笑的变态:“蓝渺,当初是你要和我一起的进入这一行的。”

    “你姐姐住在疗养院里,是个植物人,我们入这一行的初衷,我是为了赌,你是为了你姐姐!”

    “你放屁!”蓝渺忽然抬高声音。

    “你他妈放屁!”

    蓝渺近乎撕心裂肺:“我姐姐最爱干净,我怎么可能用这么脏的钱去救我姐姐?”

    “我送到疗养院里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

    申竟成一点都不生气,笑了:“你姐姐半死不活的,你那点钱够干什么?”

    “我不好过,你也不能好过,我爸就我一个儿子,你不要忘了,我爸曾经帮你付了三年的疗养费。”

    “蓝渺,你欠我申家的,这辈子都还不完。这一切都怪你,如果不是你,你和我都不用坐牢。”

    蓝渺坐在申竟成对面,气得身体发抖,他一开始就料想过的,如果他入狱了,也不会放过她!

    眼泪这一刻砸了下来,蓝渺恨不得杀了申竟成。

    虽然她嘴里说着不怕入狱,可是蓝渺还是怕的。

    她已经没有工作了,下一年的疗养费还没有着落,如果不能及时续费,她姐姐可能真的就要死了。

    蓝渺在失控的那一刻,被白夜甯带出了探视室。

    她把人锁在一间监房里,只剩下蓝渺一个人,她抱着肩膀哭得浑身瑟缩。

    白夜甯受人所托,照顾一点蓝渺,可是第一天晚上,她没吃东西,眼睛哭得都快肿了。

    为警多年,她第一次觉得蓝渺可怜。

    第二天审讯,仍旧是白夜甯主审。

    她眼睛仍旧肿着,坐在她对面,没什么精神。

    “钱款去向。”

    蓝渺咬了一下唇角,说:“我没有收到那二百万。”

    “申竟成说是给了你姐姐疗养院。”

    “你姐姐在哪个疗养院?”

    蓝渺笑了,她看着白夜甯:“既然申竟成一个人的话就可以成为证词,你们还来问我干什么?!”

    “要什么刑罚?要枪毙,要坐牢?你们警察,审讯犯人时,用另一个犯人的话当证词吗?这个世界公不公平?”

    这个世界不公平,蓝渺十岁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我们查了,你的账户有二百万划到东山疗养院账户上。”

    “这是为期一年的照顾费。”

    眼泪一点一点浮现出来,白夜甯的声音满是无情:“我们还是查到,五年前你姐姐跳了楼,随后没多久就进了疗养院,方便说一下细节吗?”

    蓝渺像是被人一下子揪出来了曾经的噩梦。

    眼泪不受控制,夺眶而出。

    时间似乎一下子退回到五年前那天那个下午,她到处找不到姐姐。

    姐姐被坏人欺负了,人近乎疯癫。

    她听到有人说十二栋有人跳楼,警方已经准备到了。

    蓝渺飞快地往那个方向跑,肺里的空气被高强度的运动量挤压出来。

    她跑到了,她真的跑到了。

    可是姐姐还是一跃而下,血液飙溅出来,溅在她的身上。

    温热粘稠的血液,粘在她的腿上,蓝渺哭都不敢哭一下,俯身去抱姐姐。

    她在血泊里,满身泥泞,蓝渺用力地擦她的脸,怎么都擦不干净。

    蓝渺以为姐姐解脱了,可是没有。

    姐姐没死,那么高摔下来,她没死,躺在床上变成一个有生命征兆却怎么也醒不过来的人。

    “你们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我说?”

    白夜甯对蓝渺的眼泪措手不及,已经五年了,五年前的事情,提一句就哭?

    就算是悲伤,经过五年的淡化,应该也没有多少了才对。

    “你……”

    白夜甯顿了顿说:“我只是想问问你姐姐跳楼的原因。”

    “原因?”

    “我姐姐叫蓝烟,不如你自己翻一翻案子?”

    蓝渺不配合,白夜甯没办法,只能去翻旧案,但是要联合蓝渺那边的警方去查。

    白夜甯费了很大的劲,什么都没查出来。

    只查出来蓝烟跳楼前曾经报过警,说自己被一个男人和他的保镖轮流侵犯过。

    可是这个警,没多久就被撤了,原因是蓝烟称自己是自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