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囚迷佳儿 > 第90章 凌远精神出轨
    第90章 凌远精神出轨

    酷暑的天气终于慢慢的好转了,每次的夜幕下街头上的人员都成群结队的闲逛着。凌远奔赴职场,秋宁每日陪着小宝渡日,孩子的机灵劲也让她很快的遗忘了宁母造成的创伤。一切又能如其所愿的进行,孩子、凌远的生活起居成了她生活的重点。她沉迷于家庭的温情,而之前的创伤似乎早已被岁月舔净,温情的生活是极易让一个人触觉反应迟钝,凌远的早出晚归,她跟孩子早已习以为常、偶尔的早归反而让秋宁觉得是意外之喜,平静的生活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除了柴米油盐、风再也吹不起一丝的涟漪。他俩不再像最初那样的甜蜜,不经意间两人均觉得是太过于熟悉、爱情已完全转化成了亲情,而两人的重心由对方开始转移至了孩子身上。重心的转移双方发现对方的优点越来越少,而可爱的孩子成了两人之间唯一的欢乐剂。

    时间飞逝,已入深秋。广州的气候在这时却是特别的宜人。一夜的微凉,天已明显亮得晚一些了,民舍、城市都被这层灰白的幕布所遮盖着,幕布下面盖着的百态人生,也正在徐徐的开演。菜场的贩子便是借着路灯及市场微弱的灯光开始一天的忙碌、而穿着橙色马夹的环卫工组早已穿梭在街头巷尾、高楼林立的小区内高层的白领还在与周公絮叨、秋宁悄悄的起身赶到厨房为家人准备着早点、早上的闹钟被她调成了三个时间段,以确保家庭成员都能在约定的时间内,归于自己学习及工作的通道里。秋宁匆忙的送着大宝到了学校,又得赶往着菜市场购买当日所需要的生活物资,待返回时再备好了便当催促着凌远洗漱返工。一切都是这么娴熟、有条不紊的进行,她的全部乐趣便是家庭和睦、然而一切也似乎在她窄小的思路中顺畅的发展。开店的想法也在家庭锁事中一点点的蚀化了。

    出色的外形和不凡的谈吐总是会给凌远带来无尽的困扰跟诱惑,职场上每日都会遇见形形色色的女子,不乏才貌俱佳者,办公室的灯每晚都亮到了十点半,凌远揉擦着干涩的眼睛。他总会在夜半时分接上三两个女性的来电,电话内娇羞柔和的声音也会撩他心里一阵的慌乱。他饱尝过无母无父的生活,仅凭这一点,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初衷,对婚姻他必须保持百分百的忠诚。他冲到了洗手间用凉凉的水打湿了头,他尽管在心里一次一次的告诫自己,并用尽全部的意志力抑制这种歪邪思想的萌芽。可是日复一日,在突然间收不到电话的时候,他内心里竟好像被剜掉了一块肉一样,隐隐的生痛。他还是照常,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心有所思的那种忧绪整日整日的脸上浮现。他尽量让自己忙碌、找着各种法律及文学书籍来打驱赶胡思乱想。挨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他自我安慰着,也期待这种纠心的疼痛尽早愈合。

    黑色已笼罩着城市的上空,秋宁也无心休息,她哄睡了宝儿,她心里隐隐的不安,来回的在客厅里踱来踱去,她看了墙上的挂钟的,嘀嗒的声音每响一秒送来却是无尽的惶恐。她轻轻地走到房间,倒饬了一翻,换了得体的衣物想去凌远工作的地方接他。她才刚迈出了步子,孩子的梦里奶声奶气的哭泣声又她打回了原形。返往公司最少也得一个钟,孩子无人照料出了事怎么办,两个孩子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她知道孩子找不到她会有多伤心、多绝望。我坐立难安的走到洗浴室清理掉刚刚扑上的粉黛,换了身宽松的睡袍在客厅里抑着头靠在沙发上。她深沉的反思着自己、想着凌远与她生活的点点滴滴。她生怕漏过了些细节,尽量的想细致些。回忆的美好让她像重新逢春了一般,完全忘记之前战颤,她归劝着自己不可胡思乱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