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1976 > 第313章 群情激愤
    陈新忠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俩眼珠子直勾勾望着天花板发呆,他百思不得其解,齐睿为何那么难对付?难道说,他真有什么依仗不成?

    越想越烦躁,刚想从上铺翻下来找根烟抽,寝室的门被人猛地推开了。

    “陈哥,你怎么还在这儿慎着啊,赶紧躲躲吧,大一新生们都来抓你了!”来人是同寝的室友小莫,他语速急切地说道,满脑袋都是汗。

    闻言,陈新忠一惊,赶忙翻下来,鞋都顾不上穿,抓着小莫的胳膊问道:“你把话说清楚一点,大一新生为什么要抓我啊?”

    小莫说道:“也不知道是谁,把你当红袖箍时候干的事情给翻出来了,写了大字报张贴在公告栏里,你那点破事儿现在全校师生人尽皆知,那帮大一新生看了后义愤填膺,发誓要撕了你。哎呀我说你先别管这么多了,新生们一个个跟饿狼似的,已经朝这边来了,再晚些,你想走都走不了了,赶紧颠儿吧。”

    陈新忠额头的冷汗呼地就冒了出来,眼神慌乱、惊恐、眯溜儿圆,嘴唇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他意识到,这他妈肯定是齐睿搞的鬼,这个王八蛋居然能搞到老子的档案,给老子来了这么一手绝户技,这是要把老子往死整啊。

    当下也顾不上考虑那么多了,一想到几百个新生即将到来,一顿胖揍怕是在劫难逃了,陈新忠一颗心就砰砰跳,慌忙穿上鞋,对小莫说了声谢谢兄弟了,两个大步就窜到门口,抬腿就往楼下冲。

    “陈哥,去天台,顺着梯子下去,从楼后面跑!”小莫提醒了一句,傻逼啊?这时候你要是走楼梯,不等于羊入了狼群么?

    陈新忠也是急昏了头,一个急刹车停住脚步,再次对小莫点点头,朝走廊另一头疯狂跑去。

    学一楼后面,齐睿和317的老几位靠在杨树上悠闲地抽着烟。

    “老齐,你就那么肯定陈新忠那王八蛋会从天台上爬下来逃走?”热合曼嘴里叼着根草,笑眯眯问齐睿道。

    “我当然肯定了,咱有内应啊。”齐睿笑着说道。

    “你是说,那小莫……!老齐你可以啊。”热合曼拍了下齐睿的肩膀,咧着嘴说道,用大了劲儿,把这货拍得龇牙咧嘴。

    “哎,下来了。同志们,上啊,抓坏分子陈新忠去。天儿,赶紧给新华发信号,让他带着大部队立马到这边来。”齐睿一撩眼皮,就看到陈新忠顺着梯子快速爬下来,这一会儿的工夫,已经下到二楼和一楼的交接处了,他低声喊了一句,大家呼啦一下就跑了过去。

    “好嘞。”高天乐了,立刻掏出一把军号,也没着急吹,见齐睿几人扑上去,热合曼抓住陈新忠的腿把他拽下来摁在地上后才把军号吹响了。

    收到信号的李新华立马对群情激愤的同学们大声喊道:“同学们,人在楼后面,大家跟我来。”

    说完,率先向楼后跑了过去。

    紧接着,大家跟上他的步伐,呼啦啦全都跑步前进。

    “你们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起来!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学生会卫生部副部长陈新忠,你们想要造反吗?”被热合曼强壮的大身板子死死压在地上,陈新忠心说,完了!

    他疯狂地挣扎起来,一个劲儿尥蹶子,但在热合曼眼里他弱得跟小鸡子没啥区别,热合曼用膝盖顶住他的后腰,从金登科手里把麻绳接过来,双手反剪,给他来个五花大绑,这货立刻动弹不得了。

    轻松把他提起来,热合曼笑嘻嘻说道:“陈副部长,又见面了哈。”

    看着面前这老七位,陈新忠面色铁青,他最终把目光定格在齐睿脸上,阴狠地盯住他怒声喊道:“姓齐的,你为什么非要跟我过不去?为什么非要抓住我不放?你不觉得你这手段太卑劣了吗?”

    齐睿嘴上叼着烟,慢悠悠走到他面前,轻轻拍打着他的脸说道:“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陈学长,你好好想想,是我跟你过不去,还是你一直在找我的茬?从入学第一天开始你丫就打我女朋友的主意,然后又是查寝又是蛊惑学生会那帮下三滥企图抢夺我的项目,你这怎么还猪八戒爬墙头——倒打一耙呢?”

    陈新忠使劲挣扎着,面目狰狞道:“没错,老子就是看你不爽,就是要让你在学校里待不下去,你能把老子如何?靠!老子今天落你手上了,老子认栽!但是你给老子听好了,你那助学基金会,早晚被人吃得渣都不剩!等老子缓过来,早晚弄死你!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噗地把烟头吐到地上,齐睿笑眯眯说道:“你觉得,你还有翻身的机会吗?整整十二名老师是在你的撺掇下被整死整残的,当时居然被当做功劳堂而皇之的记在你档案里了,我特么也是服气了。哎,跟我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脑袋被猪亲了吧?就不怕有朝一日老师们的亲人找你报仇?”

    闻言,陈新忠差点出溜到地上去,但是后脖领子被热合曼抓着,两股战战却丝毫动弹不得,俩眼珠子往外喷射着愤怒的小火苗儿,这货心里既害怕又愤恨同时夹杂着一丝悔意。

    怕的是若真如齐睿所说,自己曾经干的那些个畜生不如的勾当一旦被老师们的亲属知道了找过来,自己即使不死,怕是也得脱一层皮。

    让他感到愤怒的是,齐睿居然把这些事情查清楚后写了大字报张贴的全校师生们都知道了,这王八蛋这是打算完全断了自己的后路啊,这仇不报,老子誓不为人!

    要说后悔,两方面,一是对遭受到迫害的老师们心头满是悔恨,当时不该为了出风头博名声坏事做绝。

    二来,自个儿就是个大傻帽儿啊,莫名其妙招惹齐睿干嘛?这下好了,人家的反击来得如此猛烈,自个儿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陈新忠这会儿突然就想明白了,当务之急,保命要紧,先离开这儿,报仇雪恨的事情再徐徐图之,可怜巴巴的目光望着齐睿,他慌张地说道:“齐睿同学,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你较劲,不该三番五次找你的麻烦,你放过我一回成不?我再也不敢跟你作对了……”

    齐睿叹声气,说道:“已经晚了啊。”

    话音刚落,擒贼大军呼啦啦赶了过来,目测人数不下六百,同学们高喊着口号,脚下生风,奔着陈新忠就冲过来了。

    陈新忠两腿一软,又险些栽倒在地。

    这会儿他脸色煞白,冷汗直冒,嘴唇都没了血色,瞪大眼睛看着气势汹汹的人潮,突然双腿一哆嗦,一股骚水儿顺着裤管流了下来。

    “这货吓尿了!”热合曼连忙松手,往后退了一步。

    陈新忠终于如愿以偿,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同学们围了上来,将这货圈在中间。

    有不理智的同学立刻上去就是一脚,狠狠踹在陈新忠的肩膀上。

    其他同学见状,纷纷举起了拳头,人渣、畜生、猪狗不如的东西、王八蛋,各种污言秽语更是一股脑砸到陈新忠脸上。

    见势不妙,齐睿忙大声喊道:“同学们冷静!都冷静下来!把人打坏了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大家不要因为一个人渣耽误了大好前程,都别动手!”

    他这一嗓子让激动的同学们迅速冷静下来。

    “齐睿,对这种人渣,怎么揍都不过分!”

    “没错,连自己的老师都要陷害,你特么还是个人么?齐睿你别拦着,今儿兄弟们要弄死这个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

    “对,弄死他!腿打折!”

    群情激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