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林门派争霸录 > 第两百五十八章 逍遥派VS峨眉派
    “你给我再多的价钱也不卖,老夫这一次来这里,只是为了好好的看一看咱们洛阳的救命恩人啊!”

    “刘大哥说得没错,我们到这里来,不为别的,就是来看恩人的!”

    “哦,是萧家妹子啊, 你也来了。”

    “我能不来吗?你是知道的,当年我家就住在铁血长河门府邸附近,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晚上很多官兵将铁血长河门府邸包围,还来了不少的和尚道士,府里面传出好大的骂声,一直骂到第二天天明,然后铁血长河门的人就背着包裹走出府邸、走向城门……我听父亲说他们要走, 就站在路边一直哭, 那个一向喜欢逗我玩的周家大姐姐过来安慰我说, 他们还会回来的……三十年了,他们果然回来了,我想来看看那位周家大姐姐还健在不!”

    “妹子,铁血长河门人离开洛阳的时候,我也站在路边送过他们,今天他们回来了,我是来欢迎他们的!”

    “我们都是来欢迎他们的!!!”

    ……

    在蹴鞠坊中央的甲号球场旁的大厅里,蹴鞠社的总球头张志会正坐立不安的焦急等待,售票管事李晚林急匆匆的走进来:“张头,今天的票全部都卖完了!民众在场外叫嚷着要进场,咱们是不是该开门了?”

    “再等一等,总巡武司刚才紧急通知我,太皇太妃要来球场观战,等他老人家来了之后,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再开门放人, 明白吗?!”张志会郑重的说道。

    “太皇太妃要来?!”李晚林一脸惊喜, 连声说道:“恭喜张头!恭喜张头!您老就要飞黄腾达啦!”

    “别把事情想的太美,万一出了差错,你我就要倒霉!”张志会沉声提醒道:“赶紧去警告你的那些手下,今次非比往次,要给我严查牌票,不准私自放任何一个陌生人或者泼皮无赖进场,要是出了岔子,我倒霉,你也跑不了!”

    “明白,我立即去办!”李晚林连连点头。

    “还有,把卖票的账都给我整明白了,不得有任何掺假,将来分利润的时候龙卫和总巡武司都可能会查帐的,要是让他们发现这其中有纰漏,我可保不了你,你可别忘了龙卫是干什么的?”

    听到这话,李晚林额头的汗流了出来,他当即作出保证:“张头放心,这帐绝对会清清白白!”

    “希望如此。”张志会又说道:“另外, 甲场的天字包房和丙场的天字包房都定出去了吗?”

    “早就有人预定了, 这两个房间分别是由——”

    “我不管是被谁定的,立刻给他们退了,有贵人要用。”

    “可是为太皇太妃准备的?”李晚林小心的问道。

    张志会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腹,低声说道:“总巡武司的人说,太皇太妃她老人家要的只是丙场的天字包房——”

    “为何是丙场?现在最红火的是甲场,民众甚至强烈要求我们增加站牌票。”李晚林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为了安全,牌票是绝对不能增加的!”张志会强调了一句,又解释道:“你忘了坊间早有传闻太皇太妃来自巴蜀神女宫,而在这丙场比武的门派中就有神女宫,看来这传闻可能是真的。至于这甲场的包房,据总巡武司的人说,这是龙卫曹公公的要求——”

    “咝……”李晚林倒吸了口凉气。

    “好了,赶紧去把这些事都落实!”张志会神情严肃的说道:“还有,把你的嘴巴闭严实点,别到处乱说,以免引得龙卫不快!”

    “张头,你放心!”李晚林作出保证后,赶紧离开。

    张志会则转身看向窗外:全副戎装、手持长枪的禁军士兵正排着整齐的队列,环绕球场一圈,将球场和观众席隔开……

    这个阵仗还真有些大呀!……张志会咋舌的同时,也感到兴奋:但这不正显示皇上对这场比武林大会的重视吗!

    …………………………………………………………………………

    蹴鞠社的球场跟宫廷广场不同,每个球场之间还相隔有一些距离,因此参加门派比武的武林人早早的到甲号球场内聚集,总巡武司大统领徐昭延在当众强调了比赛规则之后,就立刻宣布所有门派的分组,然后就让总巡武司属员带领着各门派弟子前往各自比武的球场。

    由于神女宫和逍遥派并不分在一组,而且两派所在的场地相距还较远,因此薛畅想让周婉瑶能就近多关照一下他的徒弟们的期望已经是落了空,不过成都巡武司统领江士佳还是信守了薛畅事先的嘱托,跟随在逍遥派众弟子身边,当然逍遥派所在的戌组中还有巴蜀武林的大派——峨嵋,他可以一次照看两个门派,何乐而不为。

    泰祥帝依旧是按照个人比武时的分组原则,将参加门派比武的一百一十七个门派分成了十个组,平均每组约十二个门派(门派比武中龙卫和巡武司没有派队参加),由于有些地区门派多、超过十二个,而有些地区门派远不及十二个,不可避免的会有同地区的两个门派分在一组。

    不过对于刚刚成立的逍遥派来说,它跟任何门派都没有较量过,还是个新嫩。

    到达指定的球场之后,各个门派就各自在场边占据一小块区域,开始分析接下来的对手,商讨如何排兵布阵,只有峨眉派和逍遥派门人在江士佳的招呼下,聚在了一起。

    江胜火看了看左手边的静尘和静语师太,又看了看右手侧的徐熙和胡秋荻,一边已是花甲、一边尚未成年,年龄差距如此之大,他不免感到有点怪异:逍遥派还是太年轻了,在如此重要的武林大会上无人可用,只能派几个娃娃来凑数数!

    心中虽然感到遗憾,江士佳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指着手中摊开的戌组赛程通告,认真的说道:“你们两派所在的戌组中有南禅寺、呜琴山庄、八仙派、绣花楼、伏牛寨、西风马帮、三湘镖局、洛东陈家、穷家帮、鄱阳水帮,加上咱们峨眉和逍遥两派,总共十二个门派,根据本官从总巡武司所了解到的以往各地区武林门派的实力排名情况来看,这份通告上的排名顺序大致没错,峨眉派实力最强,逍遥派最弱——”

    说到这里,他特意扫了一眼逍遥派的两个小家伙,发现他俩神情平静,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服气,心里倒是略感异样,他当然不知道薛畅事先对徒弟们有过叮嘱,于是他又接着说道:“不过咱们这一组中,除了南禅寺和鸣琴山庄实力还不错之外,其他门派的实力都不太强,这有利于你们峨眉派能够较为轻松的以小组第一的成绩通过小组赛,而你们逍遥派即使无法通过小组赛,也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展示自己,所以都不要有太多的顾虑——”

    江士佳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心里甚至在想:凭着现在逍遥派和神女宫的良好关系,皇上会不会是有意将这群孩子分到了实力较弱的一个小组?

    “江大人说的没错,我们所在的这一组是没有太强劲的对手——”峨眉派的领队静尘师太接过话头,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要掉以轻心,毕竟总巡武司对武林各派实力的了解主要还是来自六年前各地区的比武会,即使没有像逍遥派薛掌门那样在一年多时间内就成为武林高手的奇才,但这六年时间也足够让一个门派发生不小的变化,我们要警惕这其中的某些门派暗中隐藏了实力,企图在比武中一鸣惊人!”

    “静尘师太说的很对,如此重要的武林大会是应该小心谨慎,还好第一轮比武是在你们两个门派之间进行,我看啊,你们两派的比武也不必太过认真,以保留更多的精力应对下一轮比武,同时也有更多的时间去观察其他门派的表现,你们觉得如何?”江士佳的这番话主要是针对峨眉派而说的,他显然不认为就逍遥派的这群学武不到两年的孩子能够对峨眉派造成什么威胁。

    “江大人所说正是我等所想。”静语师太神情慈爱的看向徐熙和胡秋荻:“逍遥派和我峨眉同为巴蜀门派,薛掌门又与我掌教师姐关系甚佳,两派本就应该守望互助,你们放心,这一轮的比武我们会尽量派出与你们武功相近的弟子出场,让双方都能尽情的一展所长。”

    “多谢江大人和两位前辈的照顾!”徐熙没有矫情,当即诚挚的表达了感谢。

    “谢什么,你师父跟我杨师妹可是很要好的朋友,说不定哪一天咱们两家的关系会更为亲近!”金水蓉突然凑过来,笑嘻嘻的插话道。

    “师姐你……你别胡说!”杨秀苓害羞的急忙辩解。

    “金水蓉,也不看这是什么场合,净胡说八道!你再乱来,就不用参加这次的武林大会了!”静语师太一脸严肃的瞪视弟子。

    “师父,我错了,下次不敢了。”金水蓉很乖觉的立刻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