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李素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壮烈
    玉明真人落了下来,怔怔的看着李素,有些呆。

    不开玩笑,他真的有些呆,怀疑人生那种呆。

    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佛国...!

    净土宗最为修行界称道的是什么?是佛国!

    万僧同时诵念阿弥陀经一刻,就有佛国在净土宗庙之上打开,里面佛光莹莹,宝光四散,八功德水洒下,五百罗汉,三千比丘尼坐落其中。

    佛国一出,整个九江都能感受得到,仿佛化作一方净土,妖魔鬼怪瞬间毫无踪迹。

    如今这中原,可说完全找不到妖魔踪迹的地方,也就只有净土宗了。

    他们开大实在太过操蛋,万人念经而已,竟然会产生那种效果。

    对此,龙虎山这边虽然不屑,修道讲求自身,万人开佛国又如何?一旦落单,遇到龙虎山的人,那就只有一个结果,当场去世。

    结果呢?特么结果了!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和尚,手掌佛国,怎么看都是私人版本的。

    佛国啊。

    特么,这可是佛国啊!

    净土宗的根本法,开什么玩笑???

    这家伙是人?特么他是人?

    艹!

    玉明真人酸了,彻底酸了。

    他一直都觉得这天下间和他相等的高手不出二三,能超过他的更是一个没有。

    结果,这脸啪啪作响,都肿了。

    “这么简单就收拾了?”这个时候,李师开口了,小伙子一如既往嘲讽技能开的满满,不过这次不是针对李素,而是针对玉明真人。

    是啊,在凡人眼中,真的很简单。

    只见李素抬手一抓,随即那凶狠无比的犬妖就没了踪影,只留下了如同临终一般的哀嚎。

    所以,十分很简单。

    面对这个结果,李师顿时不高兴了,本以为那些野修会搞这种动作,没想到堂堂龙虎山也这样?

    弄得地动山摇,后院都被响雷炸了,结果就这?

    李师毫无疑问是个纨绔,心里想到什么,自然就说什么道:“玉明真人,不困难的话,其实永不着这么大的排场,答应的不会因为简单解决就反悔的。”

    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老祖都请下来了,结果就这?这也太奥特了吧?果然和尚道士得一起请,天生的死对头,敢装逼都不需要主人说什么,双方就会互相打击。

    玉明真人青筋都暴起来了,这死孩子,会不会说话呢?

    简单?特么居然说简单?

    那可是佛国,特么...你知道净土佛国,那是有多少种神通在里面啊?

    三千比丘尼是,五百阿罗汉是,八功德水是,光明无量是,就这都四种了,回忆起刚才刹那间看到的里面景色,玉明真人可以肯定,虽然还不清晰,还在孕育,对方佛国的中心里还有宝刹、有佛钟佛塔、有菩萨像、有佛陀身影、还有沙罗双树...,艹,这么一算下来,这佛国起码是由数十种佛家神通组成。

    不仅如此,刚才李素压住那天狗的力量,一者金光点点愣是将虚空变成了实物,还有掌上暴起的龙吟,很轻,但其中明显孕育了龙魂,这很明显也是两种极其不得了的佛门招数,因为太快没能看清楚,可玉明真人基本上可以肯定那点点金光每一粒里面都由大量的铭纹构成,那数量看得他忍不住头昏眼花。

    这特么,你居然给我说简单?这是简单?

    那和尚但凡漏一点出来让你感受到,都能吓尿你!

    而李师似乎来劲了,毕竟回想起刚才的雷霆,他可是被吓得不轻,而很显然施展的人又是玉明真人,就更加郁闷,我是让你来杀妖的,不是让你来杀我的。

    他又要开口。

    啪!

    后脑勺直接挨了一巴掌,打的李师一个踉跄,眼睛都冒出金光了。

    “谁??”

    李师一脸凶狠的回头,居然有人敢在李府对他动手?活腻味了是吧?

    回头却是看到了他爹目无表情的脸,李师一呆。

    “我!”

    “爹?为什么要打我啊!”李师茫然了,不解了,一脸无助。

    看着自家蠢儿子的模样,李琦忍不住的脑门青筋暴跳,你特么在吐槽谁呢?

    是,净土宗大师收走那犬妖太过举重若轻了,让他都不仅有些怀疑,犬妖真的厉害么?

    可但但凡转头看看都能发现,除了净土宗大师刚才佛力护持的地方,其余一片焦土,他最喜欢的假山都被劈裂了。

    艾玛,那可是天然的大理石块,硬度有多高,开凿的人最能体会。

    居然直接被劈裂了?那是什么概念?

    那雷要是落在在场李府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怕不是当场就得做土。

    这样的存在,说是神仙也不为过,你特么居然用语言刺激对方?净土宗那边还好,佛门中人一般脾气都比较好。

    龙虎山的道士?那是一群什么人?

    当年周帝武曌信佛,不喜道教,因此有小人迎上去搞龙虎山,结果龙虎山当场就炸了,五天师开着滚滚天雷冲进洛阳,差点没把洛阳给劈了。

    若然不是净土宗及时赶到,佛国笼罩洛阳,大周当天就能改天换日。

    武曌知晓原因后,毫不犹豫的当场就把那小人给劈了。

    她喜佛,主要是佛门不在意凡俗规则,男女为帝都无所谓,只要天下太平。

    武曌有能力,也能资格,净土宗就支持了,所以她喜佛。

    相反,道门这边最讲规矩,不打死你都是好的,遑论出面支持?

    所以李唐信道,周武信佛,就是这么来的。

    帝王怎么可能被教派影响?本身就是真龙护体,万邪不侵。喜好,更多是处于政治利益而已,而不是真信那玩意。

    所以净土、龙虎,那都是凡俗惹不起的巨头。

    天雷劈不死犬妖,你以为劈不死你吗?没看到玉明真人脸都黑了?

    李琦作为李氏之人,眼见手段自然都不是儿子那个臭嘴能比较的,他直接赔礼道:“玉明真人小孩子不懂事,事后我会好好教育。真人的付出,大师的保护,李琦铭记在心,感谢二位,解决了我李府的大麻烦,酬劳方面断然不会有所减少。”

    玉明真人闻言,脸色稍微好了一些,还是当爹的懂礼貌,不然老子咒死你!嗯,这不是心理活动,是实际行动。

    给点颜色,就敢特么开染坊?

    嗯,是个暴脾气。

    看着对方袖袍下收回的符箓,李素长长吐出一口气,虽然被龙虎山大佬搞了一手让他有些牙疼,可现实是反抗不了,你能咋办?

    不过...,李素轻轻道:“李琦施主...。”

    “嗯?大师有什么问题吗?”玉明真人展现出来的实力都压不住天狗,让李琦心中隐隐有所猜测,这净土宗的来人恐怕才是真正的大佬,顿时内心那是半点火气都没有了,别以为和尚特么就是好人,有道是咬人的那啥不叫,净土宗来的这位也特么是个狠人。

    “事情,还没解决呢。”

    “嗯?”李府众人一怔,还没解决?

    一旁,玉明真人也是吸一口气,“没错,在李府里的可不是什么妖怪,而是灵兽,并且很有可能是神兽,天狗!”

    神...兽?

    李琦呆住了,什么鬼?这玩意居然是神兽?回忆起那凶残无比的模样,妖怪他也不是没见过,就没一个有这么凶的。

    “并不是真正的神兽,而是寄有神兽灵体的神石。”

    李素道:“应该是作为守护、陪伴的犬类形象的雕像,之所以会闹得李府家宅不灵,应该不是要害你们,而是想要回到原本的地方去,所以李府才一直没人死亡,至于那些来降妖除魔人,恐怕是用了什么不好的手段,才激怒了它,下了杀手。”

    “不好的手段?”李琦怔了怔。

    “黑狗血一类的!”玉明真人这个时候基本上想明白了,摇了摇头道:“黑狗本身带有破邪性质,黑狗血效果更甚,山野杂道没得传承下,想要除妖通常会用这种手段,而很显然天狗虽然是神兽,但本质还是犬类不说,事实上黑狗能破邪就是因为它们有天狗一丝很淡的血脉。山野道士不明所以拿着黑狗血去破天狗,并且恐怕那血还是杀狗取血的方式,自然会彻底激怒它,被它咬死一点都不奇怪。”

    想到这里玉明真人不仅有些火大,那个白痴干的,若然不是如此,他根本不需要这么费力,只要做好沟通就行,结果他对上的时候,那天狗已经红眼了。

    黑狗破邪,黑狗血更是如此,但你们不能杀狗取血啊,混账!

    杀了人家还叫人家帮你杀妖?天下哪有那种好事?合该被狗咬死,就算不死,等去了地狱,等着你的也是被无数黑狗围着咬到魂飞魄散。

    不如好好养着,等生出灵性,那才是真正的好帮手啊。

    狗儿忠诚,你付出真心,对方必然抱你九死不悔,哪怕这只天狗也是。

    它之所以大叫,扰人不宁,可不是干坏事,而是想回家,去守护它要守护的人。

    说到这里,李琦还没做什么,一旁委屈巴巴的李师却莫名开始心虚起来。

    “看来李小施主心底有底了。”李素笑了笑,直接道。

    玉明真人也是眼睛一亮,笑了起来,搞了半天,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混账干出来的,这很好!

    李琦一怔,不由回头,当看到自己儿子的反应后,他连登时就黑了。

    感情,李府一年多的不安宁,都是这个混账??当即大怒道:“说,怎么回事???”

    李师一个激灵,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情况说了出来。

    一年前,他偶尔看到了一只石头雕刻的狗儿石像,很小一只,看起来很可爱,雕刻的活灵活现,仿佛真的一样,所以就买了下来。

    李师说完,看着自己老爹越发不善,那么目光仿佛能吃人一般,立刻解释道:“不过,爹若当时它就闹的话,我必然知道,可明明带回府里一个多月了,都没见到任何动静,才没联想到。”

    李素愣了愣,一个月都没动静?这倒是出乎他的预料?

    玉明真人却是眼眸一亮,很突然的开口道:“想来你刚开始应该很喜欢那石像吧?几乎不离身那种?”

    李师怔了怔,回想起那一个月的经历,他忍不住点了点头。

    “可惜了!”玉明真人叹了口气。

    “嗯?”众人一怔。

    “石像虽然有灵,但始终不是真的,李居士大约和它身前主人有些像,一时间让它迷惑了,将你当成了主人,想来那个月你运气应该不错。”

    李师一呆,随即点了点头,的确那个月他运气很好,好到出门都能捡到钱的地步,不过对李师这种权二代而言,他并不是很在意。

    一旁,李素嘴角抽了抽,他没有说话,但却感受到了玉明这个家伙,心眼是真小,李师要到大霉了。

    “可惜啊,若是你一直保持着那份喜欢,那天狗长期被你侵染恐怕会认你为主,最终托梦给你让你带它去见一见原本主人后,就会追随你的...,而不是变成这样了。”玉明真人摇了摇头,“神兽护宅,李府不说富贵无边了,也绝对万邪不侵了。如今已然反目成仇,天狗最恨的恐怕就是你了。”

    李素忍不住嘴角狂抽,做梦呢你...,你以为所有的狗都是属二哈的吗?一时迷茫应该是真的,一旦清醒就会立刻回去,认主?想啥呢?

    李师呆了呆,他信了,真信了!下一刻脸上忍不住的露出了后悔神色,天狗展现出来的伟力何等惊人,没见过也就罢了,见过了的当下,告诉他曾经有机会拥有?即便说纨绔,这一刻也忍不住心口痛,不能呼吸。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没等李师开口,李琦满脸‘笑容’,那笑容无疑有些渗人,显然他也信了,真信了!

    “好了,去吧石像拿出来,交给大师,了解这段事情吧。”

    看着眉目和善的李琦,李素不由悲哀的瞅了一眼李师,这娃绝对会被抽傻...,绝对会。

    没多久,李师拿着石像走了出来,念念不舍的递给了李素道:“麻烦大师处理了。”

    虽然不舍,天狗看他的模样,他也知道,那是真恨他,这样的狗子他可不敢留下。

    “嗯!”李素将石像接在手里,瞅了一眼可爱的让人心动的小石狗,雕刻这个的人干的不错啊,居然强调‘萌’属性!就是他都忍不住心生喜欢。

    “如此,贫僧就先告辞了。”

    李素收起石像,双手合十道。

    “啊?大师这就走?李府还没招待...。”钱夫人首先忍不住开口了道,麻烦总而言之是解决了,大师却马上要走?

    李素轻轻一笑道:“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

    合十一礼,他转身朝着李府前门走了出去。

    “大师,李府还未给与你报酬...。”李琦也开口出声。

    李素笑了笑,钱?呵呵,那东西拿在手上有何用?他缺钱吗?黑虎寨弄到的都送人了,他现在最想的是出门杀妖,顺便把天狗归还了,然后直接前往宁海,完成师门任务。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李素身影直接消失不见。

    高僧,毫无疑问的大德高僧啊。

    看着李素离去,李琦忍不住感叹,而此刻李师又作死的看向了玉明真人,他瞅了瞅,并没有说话,但那意思却很明显。

    玉明真人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佛家除妖是讲缘,和他们修行有关,饿了化缘就行,钱财于他们反而容易坏了修行。可道家不同,道家除妖是讲利,毕竟人要吃饭不是?简单点来说,凭本事吃饭!

    所以道门不鄙视佛门化缘,佛门也不鄙视道门要钱,因为路不同。

    是以玉明真人看向了李琦,似笑非笑道:“似乎贫道也不该要报酬啊...,不如我也走?”

    李师眼神一亮,为了请对方,可是答应不少,若是就这么走了,那可是好事,节约一大笔啊,他就准备开口,省下这么大一笔,爹会不会奖励自己。

    还没开口,就被打了一大嘴巴子,李琦笑道:“怎么可能,真人稍等,答应多少,就是多少。”

    “来人,将这个孽子给我拿下,送去宗庙,没有我许可,不许出来!”

    “是!”

    李师一惊,本来疼得眼泪汪汪的他立刻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里吐着疑问,为啥?不是可以节约一大笔钱吗?

    李琦理也不理直接抬手一引道:“真人请里面坐,稍后答应的东西就会双手奉上。”

    “那感情好!”玉明真人笑了笑,没在说什么。

    看着两人离开,被下人架起来的李师忍不住看向了自己的母亲道:“娘!”

    “唉!”钱夫人此刻有些无力,平时还稍微有些聪明的儿子,如今怎么看起来这么糟心?真是我的生的?“佛门讲缘结因果,道门以利斩因果,对李府而言能够解花许些钱财决这件事情,那是最便宜不过的了,不给钱,你打算怎么交代道门这段因果?用命吗?”

    “李师你也大了,不是孩子了,做人做事要深思。”

    “所以做好准备吧,净土宗大师还好说,你却几次得罪真人,所以一会就算是打给对方听,也要让对方消气,真人可没有大师那般好脾气。”

    李师呆住!

    不请龙虎山?真以为只是老太太信佛的关系?那山野道士是怎么来的?所以并不全是这点。而是龙虎山弟子杀气太重,每年都会派弟子外出杀许多妖,并且道门修道求的是逆天长生,逆天长生的人会是什么性格?是以权贵不爱找道门,是害怕万一不小心踩到雷。

    若不是李素一直不来,天狗又越闹越凶,李琦内心也并不太愿意请龙虎山的人。

    所以当玉明真人笑眯眯的离开的同时,李府里想起了无比凄厉的惨叫声。

    嗷!嗷!嗷!

    那声音,当真是闻者落泪,听者心酸。

    *******

    离开杭州城,李素打开了自己佛国,看着惨兮兮,哭唧唧天狗,被榨不少油水出来。

    “冷静了?”

    “汪!”都被炖了,还能不静?

    “很好!”李素点点头,笑道:“放你出来,可别闹!”

    “汪!”狗子赶紧摇头,特么有佛国的人,在它眼里那和佛陀就没啥区别。

    “还记得家在哪里吗?”

    “汪?”

    李素摸了摸对方的狗头,“我送你回去。”

    “汪!汪!”

    “哦?还挺顺路的。”李素怔了怔,居然在绍兴,正好不用改道,他刚好也要去宁海。

    带着狗子,直接上路。

    杭州与绍兴可得不远,几十里路。

    这路程在李素脚下,自然不远,不过李素也不是一般人,他不走大道,专挑小路。

    毕竟大道有国运保护妖魔不多,山间小道就不同了,一里就有一头,一里又出一头。

    差不多花了一天半,抵达绍兴。

    “是这里吗?”绍兴城外,某处遗址,李素直接道。

    “汪!汪!”狗子比从佛国里面出来的更加乖巧了,毕竟一路下来,它看到实在太多妖怪被抽筋扒皮塞进佛国里面做了土,无比庆幸自己进去了居然还能出来。

    而终于到了目的地,乖巧无比的狗子露出无比开心的神色,太久,实在太久了,从被带出来后。

    “去吧!”李素抬手一送石像,让狗子回去。

    天狗作揖,石像一闪消失不见。

    “咯咯!黑儿,你回来啦!!我好想你!”

    “汪!汪!汪!”

    听着里面欢快的声音,李素嘴角微微一钩,随即他手掌抬起直接一压,将面前遗址按了下去,彻底从地表之上消失不见。

    “就在里面好好陪伴你的主人吧...!”

    做完一切,李素缓缓回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玉明真人,追着贫僧几十里地,不知道所为何事?”

    话语落下,但见本该杭州分离的玉明真人出现。

    当看到对方,李素忍不住呆了呆,本该比他差了那么一丢丢,英俊无比的小帅比,此刻脸颊肿了差不多一寸,又青又紫,不仅如此他的身体也不停的超前盯着,仿佛屁股后面有什么一样。当然逃不过李素的神感,瞬间就发现对方的屁股起码也肿了一寸有余。

    “呃...,玉明真人你这是什么新造型?”

    神特么的新造型?是被老祖给打的,出了李府后就肿了起来,怎么也好不了。

    然后老祖就在他脑子里下指令了,更上净土宗和尚,向他请教道法。

    当场玉明真人整个人都迷了,老祖这是脑壳被锤子打了?让我道门弟子去找佛门弟子请教道法?

    然后...,他脑髓被锤了。

    跟了一路,本来打算等好了才出来,结果完全没有消肿的意思,反而定型了,也就是说老祖消气之前,没完了。

    被对方发现,无奈下只能出来。

    玉明真人无视自己的情况,满心感叹且佩服道:“没想到大师真的送还了,天狗这样的存在,都完全不动心啊。”他努力的营造气氛,不想造型破坏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玉明真人专门跑来,不是单纯想说这些吧?”李素从善如流,忍笑,他是专业的...。

    “是啊,不是!”玉明点了点头,他眸光渐变,有杀气浮现其上,刹那间气势大变,哪怕造型有些惨不忍睹,但实力无疑是实打实的,惊人至极。

    “此来,请教!”

    李素有些诧异,对方这么自信?觉得能打过他?哦,还有有请老祖上身...,这招李素还真不一定打得过。不过感受着脑海里面漂浮着的经文,李素虽然还没去动,但他不觉得龙虎山有弄死他的打算,所以他瞅了瞅对方,要知道他脾气可不好,就算碍于情面(怂),不会弄死对面,可敢来找自己厮杀,怎么也得把对方全身都给的和臉上屁股上一樣肿才行。

    所以,李素道:“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玉明真人深深吸一口气,压下对佛国的敬畏,他玉明可是道门天才,就算不如实力对方,但让他找一个佛门之人请教道法什么的,这种混账事情怎么可能?他要证明,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在道法上面的才能,对方佛法修为雖然高,但他的道法也不差。并且一路上他数次看到对方出手,那佛国他有了不少了解,镇压能力极强,只要提前做好准备,他不是没有机会。

    所以,他豪情万丈,内心波澜壮阔,脸上露出无边觉悟,带着无尽杀意与勇气,仿佛直面魔道魁首,万年妖王一般道:“是!!!”

    然后,他跪了!

    但见十丈巨大佛国出现,卡的一下压在了他的身子骨上,别说施展道法,道果都差点儿散了,随即里面宝光莹莹,仿佛洗菜一样冲刷着他的身体,八功德水迸涌而出,朝着他嘴里猛贯,洗胃灌肠,还有五百罗汉帮他松骨,三千比丘尼给他拔火罐...,真是齐人之福。

    土里伸出了一个狗头,是天狗,因为感受到了外面的动静,忍不住出来看看。

    一看,立刻捂住了自己的狗眼,感觉心底阴影被激活。

    随即,它嗖的一下,消失不见。

    那道士脑子有病吗?连我都打不过,居然敢挑衅再世佛陀?这年头能够和佛陀一战的,也就那几个大妖怪了吧?比如宁海那边的两条蛇,一白一青当初路过的时候,真是猛的吓死个狗。

    弄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看着和日前天狗一样惨兮兮、哭唧唧的玉明真人,李素叹了口气,坐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说吧,真正的理由!”

    “老祖让我来找您请教道法...。”玉明真人乖巧至极的跪坐一旁,俯身无比恭敬的道。

    此刻,玉明啥多余的想法都没有了,有些东西不亲自体会一下永远都不会明白,佛国特么究竟有多变态,蕴涵十多种神通叠加,大小姑且不提,压过来的时候那特么可真是连汗毛都动不了啊。

    仿佛一个时辰前的豪情壮志都是错觉...!

    ------题外话------

    七千字,第二更,七点!思考一下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