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各有所思
    “哇!这些……这些都是池妤画的?”

    隔天下午,自由活动时间的文学社内,齐羽拿着顾渊带来的画稿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这也……这也太……太好了!如果有她帮忙,按这样的效率,那么时间问题就可以解决了!而且怎么说……她的画,真的无可挑剔,和文堇不相上下。”

    “等等,你可别高兴太早,她还没答应呢……这只是她做的尝试。”

    “诶?还没答应?”

    顾渊轻叹了一口气。

    虽然昨晚貌似已经说好了,但早上吃饭的时候,池妤又跟他说自己还得考虑一下,同时还给了他这张画稿,说是让其他人先看一下是否满意。

    “嗯……所以,先暂时等到明天看看她的答复吧。”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说起来,这次可就全靠你了,你可一定要说服她加入我们啊。”

    “我……我尽力吧……”

    “不错不错,值得鼓励。这样吧,你现在呢,马上跑到学校超市,买两瓶冰镇橙汁回来,庆祝一下。”

    “为什么……”

    “诶诶,你自己说的啊,一个礼拜跑腿,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快去吧。”

    “……我,唉,好,你等着。”

    顾渊转身推开门,正好碰到柳卿思进来。

    “嗯?怎么来了又走了?这是要去哪儿。”

    “一骑红尘妃子笑。”

    顾渊抛下这样一句话就走了,卿思杵在原地歪着头眨了眨眼,但还是没想明白,扭头看到了坐在沙发椅上捂着嘴巴偷笑的齐羽,便开口问道:

    “你又怎么欺负他了?”

    “没有没有的事,是他自己说出口的承诺,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跟我可没有关系。”

    “信你就有鬼了。”卿思笑着在她旁边坐下,“对了,和美术社那边,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其他的事都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出稿的速度可能会来不及,但如果有池妤的加入,那么一切都不成问题了。不过,也得有个预备方案,如果她不参加,我们也得想个办法按时完成任务。”

    “池妤?”卿思微微皱了皱眉,又问了齐羽一遍,“谁?”

    “池妤啊,顾渊的……哦……”齐羽话说了一半,忽然明白了过来,连忙改口道,“不,是池……池塘。”

    “池塘?”

    “对啊,唉,你不记得了吗?就是新高一六班的那个美术生啊,我之前和你提过的,就上上个礼拜?你不记得了吗?当时你还说他长得很有特点来着……”

    “是……吗……”卿思拉长了语调,趁齐羽一个不小心,把她手里的画稿抢了过来,扫了一眼,然后对准了齐羽,指着画稿的右下角的署名,“池塘?”

    “额……”

    “你抛下在图书馆里帮忙的我,和池妤一起工作?”

    “不是,不是抛下你,思思,该怎么说呢,是顾渊拉我去帮忙,然后因为工作量太大我想着能不能再找一个人来帮忙,你也知道,现在学校里还在的,画得好的,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嘛,然后就顺理成章……在我还没意识到之前,就……一起画画了。”

    “哦~!~”

    卿思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发出了有些夸张的“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等等,我们还没开始啊,她还没答应呢。不,我不是说我在期盼着什么,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啊!”

    “好的好的,我懂我懂。”

    卿思一边点头一边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思思!我惦记的一直都是你!”

    齐羽连忙追了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好~好~我懂的~”

    卿思一边应和一边挣脱了束缚,转过身,双手抱在胸前一脸怨念地看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思思,我不希望你知道的,因为,不,不是,我是有意想要隐瞒……”

    “哼,隐瞒?你就是想被我逮到吧?”

    “吼——怎么可能?!!”

    “如果你不想我知道的话,怎么会堂而皇之地坐在这里看她的画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明明就是想让我发现!”

    “我……我就是这么笨啊!”

    “哦?是这样吗?”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好,因为我也不会听。”

    “我很有负罪感!真的!”

    “在我发现之前,可是一点没看到你有负罪感的样子。”

    “思思……等等,就算我真的和她一起工作一起聊天,真的有这么糟糕吗?”

    “有。”

    “不至于吧……”

    “算了,没什么好说的了,小颖他们还在二楼整理呢,我得去看看。”

    说完,卿思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顾渊正拿着两瓶冰镇橙汁摇摇摆摆地顺着走廊过来,看到柳卿思打了个招呼,结果只换来她一脸气鼓鼓地擦肩而过,走进房间也只看到躺在沙发椅上抿着嘴两眼呆呆地出神的齐羽。

    他喊了一声,把其中一瓶橙汁抛了过去。

    速度不快,弧线不刁,在平时应该很轻易就能接住的塑料瓶,这次却“啪”地一声砸在了齐羽同学的脑门上。

    顾渊瞳孔随之骤然一缩。

    蹲下转身抱头,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果不其然,一个瓶子立刻就飞了回来,砸在了顾渊的手臂上。

    “呼——”

    顾渊长抒了一口气,把掉在地毯上的塑料瓶捡了起来,走到齐羽身边放在桌上,然后问:

    “怎么了?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跟你没关系,不低……这次都怪你!”

    “怪我?啊——?”

    “啊什么啊,我说怪你就怪你,要不是你,也不至于惹出这么多麻烦来。橙汁你自己喝吧,然后抓紧时间搞定池妤,我先走了。”

    “喂,话还没——”

    在关门声中顾渊看着桌上的两瓶冰镇橙汁心里面一片凌乱。

    这都是哪跟哪啊……真是莫名其妙。

    搞定池妤……

    话说回来,如果池妤真的不想参加的话,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能强人所难,不能道德绑架强行占用池妤本就不多的课余时间。

    一个人埋头苦想也思考不出什么结果,顾渊打了个哈欠,还是决定先去找下文堇。

    到达画室的时候,文堇正站在那块盖着星空画布的画板后面,双手举起一颗伟人头颅的石膏复制品,放在阳光下细细打量,在那光线打出的阴影里,顾渊不禁回想起不久之前被齐羽拿着这颗头颅嘲讽的场景,那伟人浓密胡须下的复杂表情简直就像是在嘲笑他的无知。

    “呼啊——稀客稀客啊。”

    稀客?算哪门子的稀客啊?我们昨天才见过面好吗?

    顾渊虽然想要吐槽但有心无力,要是文堇一个不高兴把他当场切碎一锅乱炖都有可能。

    池妤说让他把画稿给其他人看一下是否满意,虽然齐羽那个家伙已经做出了肯定,但拍板决定权还是在文堇手上,所以于情于理,都该把那张画给文堇看看。

    “有张画想让你看看,这是我们新找的帮手。”

    顾渊走过去把画递给她,顺势想要在那张画板旁的椅子上坐下,于是便轻轻拉动了一下。

    “你碰了我的椅子。”

    一瞬间,文堇的声音中就带上了一缕杀意。

    “……是……是吗……”

    顾渊连忙把自己从椅子上挪开。

    “放回原位。”

    “哎?”

    “这个位置,正好位于窗户和门通风的空气隧道侧面,不管是铅笔灰还是颜料的气味都可以刚好被吹走,上午从东面窗户照进来的阳光经过树荫的遮挡,到达这里时不至于太刺眼,下午的光照可以被关上的门挡住,而傍晚光线昏暗的时候,因为西面没有特别高大的树,又可以最大限度地采光。综上所述,这里是整个画室里最适合画画的位置,你刚刚挪动了椅子就把这些都改变了,所以,赶紧放回去。”

    一句话也不敢多说,顾渊立刻小心翼翼地把椅子推回原位。

    让人没想到的是,和齐羽的反应截然相反,文堇只是简简单单地扫了一眼那张画,就随手把它摆在了一边,然后继续研究起那颗伟人头颅起来。

    “……”

    顾渊又等了一会儿,文堇还是什么都没说。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啊。”

    “画得怎么样。”

    “挺好的。”

    “挺好的?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啊,你还想要我说什么?”

    “……那,如果画这幅画的人愿意来帮忙,你觉得可以吗?”

    “帮忙?”

    文堇把石膏像放下,转过来看着顾渊。

    “你说,她要来帮忙?”

    “没有没有,只是有可能啦。”

    “有可能……?”

    “嗯,她还在考虑,说担心自己水平不够帮不上忙,所以先让我把画给你们看一下。”

    “水平不够?哈哈哈——”

    听到面前清澈的笑声,顾渊有那么一瞬间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是他认识的文堇吗?

    “如果她想来的话就来吧,不过不用勉强,如果她不想,我也有办法完成就是了。”

    文堇说着把那张画交还给他。

    “没想到,你还是有点用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