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途仙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出狱
    游泳出了水潭之后,外围并没有拦截的人,他们应该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捧着倚天和屠龙的苏南秋看着两个调皮的小家伙,虽然身心疲惫,但是也很开心。出门之后,找寻了一个水源,苏南秋将两个小家伙放了进去,姐弟俩入了水中,如蛟龙入海,如鱼得水,欢乐得嬉戏了起来。

    “憋死我了!我说话你们都听不到么?”语葵气急败坏的说道,“但是我看你们交流没什么问题啊!”

    苏南秋笑了笑,“这是灵气之前的沟通,你是一个武者当然无法使用了,怎么你想说什么?你说就是了。”

    “不说了!”语葵气的走到了前方,逗着面前的两个小东西,姐弟俩似乎对她有些好奇,又是舔又是咬。

    “你打算把他们放生?”李凤溪问道。

    “不然呢?带在身边终究是不方便,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也不好脱身,再加上它本就是天地灵兽而非个人饲养的宠物,不归天地管难道归我管?”苏南秋笑了笑。

    “你有没有想过,这就是他们的命数?”李凤溪说道,“他们本就不该出声,如今幼崽降世,没有母亲的培养和帮助,他们似乎很难活下去,在这妖兽林立的世界或许还能够苟且偷生,但是若是被旁人捕捉了起来,那下场就很难说了。”

    苏南秋思索了一下,“这东西自有天命,若是他们本该去死,我也无法阻拦。”

    “但是你可以给他们找一个很好的归宿啊。”李凤溪说道。

    “哪里?”苏南秋不解。

    “龙虎山。”李凤溪指了指一旁的山巅。

    出了这档子事情,苏南秋对龙虎山的印象非常的差,“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龙虎山上面的人到底是匪徒还是道士,这帮人的做派太让人恶心了。”

    “那你觉得放在这里危险,还是送上龙虎山危险呢?”李凤溪笑了笑。

    苏南秋眯着眼睛看着她,“你有话直说。”

    “龙虎山上的事情,还是你自己上去看的好,有些事情我说了你也不信,就比如将他们放在这里,不出一日的时间,这姐弟俩人就会死去,你不信,我又能如何?”李凤溪说道。

    “好,你嘴巴香,我听你的。”苏南秋哈哈一笑。

    李凤溪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是气还是羞。

    “慧安兄弟要去哪儿?”苏南秋问道。

    “大地四海,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慧安苦笑了一声,“自从离开了化生寺之后,我便无处可去,再加上心脉堵塞根本无法施展大量的技法,迫于无奈才会被抓到了那山匪的地牢之中,被抢去了全身的银两不说,还被虐待了几日。”

    “你们若是还有事,我便不和你们同行了,待我去将体内的气息化解之后,再回这里和这些山匪会一会,报个仇!”慧安哈哈大笑,缓解自己的尴尬。

    苏南秋走上前去,伸出手道,“将手伸出来。”

    慧安照做。

    直接用匕首在他手掌上划过之后,苏南秋点了一滴血后,闭上了眼。过了半晌他将目光睁开,眼神之中有些恍惚。

    血液显示的很完全,慧安的体内有狻猊的气息,并且这股气息非常的庞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慧安之所以没死或许是和狻猊的传承有关系,这一部分的知识在书本上是缺失的,所以他不敢随意对方的气息是否可以被化解,如果化解了,狻猊会不会就此消失?如果没有化解的话……慧安会不会就此消失?

    “爱莫能助。”经过思索,苏南秋只能说出这四个字。

    就此告别。

    苏南秋带着两个女子回到九江郡的时候,已经是黎明,将倚天屠龙两个小家伙的头从袖口伸出,他只能端着两个手臂,用奇怪的姿势走在大街上,也幸好现在都是赶早的人们,忙碌在一旁,谁都无心去看他到底是搞什么名堂。

    走到客栈门口,一个将领护卫一样的人出现在了门口,见到苏南秋三人便直接迎了上来,苏南秋也不意外,毕竟能够根据符纸听到自己位置的人,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

    “苏公子,长公主,我家少爷等你们很久了。”护卫说道。

    李凤溪只是轻飘飘的丢下了一句,“让你家少爷继续等着,我要回去洗一下。”便直接抓着苏南秋走上了楼。

    那护卫尴尬的站在原地,语葵打了个哈欠,也跟着饶了过去。

    上了楼,李凤溪才恢复到了她天下第一大小姐的身份和说话方式,先是直接走入了房间,将苏南秋直接关在门外不说,还在里面勒令,“你要是赶紧来,我就直接杀了你。”

    “哦。”苏南秋说完推门而入,看着正在褪去外衣的李凤溪,打了个哈欠说道,“这里是我的房间,你如果要借用,就好好跟我说,我可以考虑借给你我的浴盆和其他的佣人仆人,不然的话你就自己去再开一间房。”

    李凤溪恶狠狠的挖了一眼苏南秋,“你给我记住。”

    “你别忘了就行。”苏南秋舒舒服服的和语葵躺在了摇椅上,一人一个。

    “你这样对她真的好么?她不是大周的长公主么?”语葵低眉顺眼的问道。

    “你都说了,她是大周的长公主,又不是我的长公主,我管她那些?”苏南秋歪着头说道。

    语葵竖着大拇指,“高手。”

    “你不是大周人?”李凤溪听到了苏南秋的言论,气到爆炸。

    “是啊。”苏南秋道。

    “那我作为大周的长公主,不是你的长公主?”李凤溪怒道。

    苏南秋憨憨一笑,“你要洗就洗,你不洗我就洗了。”

    “我洗!”李凤溪道。

    “等着。”苏南秋直接脱掉了外衣走入了里面,留着面红耳赤的李凤溪和看着快乐的语葵。

    语葵瞥了一眼站在当地的李凤溪,“要不要吃点葡萄?”

    “不!”李凤溪看着苏南秋的背影,又看了看语葵,“你把他拉出来!我要先洗,他洗过了我还怎么洗!”

    “我……”语葵指了指里面,“他给了我很多黄金。”

    “你要多少!我都给你!”李凤溪道。

    “现金。”语葵道。

    李凤溪直接蹲在了地上,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