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奈何她媚色撩人 > 番外十二(全书完)
    ==萧胤唐妩前世番外==

    渝国的雨季在六月,空气中泛着潮湿,就像一场大雾。

    “陛下,这是琉球那头递上来的。”孟生道。

    萧胤打开信笺,借着油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继而缓缓道:“不过是个假道士罢了,你亲自带一队人马过去镇压,切记,不要伤及百姓。”

    萧胤这边的话才落下,李公公就略急地叩了叩门。

    “进来。”

    萧胤道。

    “陛下,皇后娘娘又把太医给......给轰走了。”一提起这位皇后娘娘,李公公就一个头两个大,他就不明白了,陛下待她这样好,她这心怎么就这么狠呢。

    “胡闹!”萧胤气的直接将信笺摔倒了桌案上。

    萧胤立即起了身子,大步流星地来到了永乐宫。

    她体寒严重,每逢雨季必会夜夜疼痛难眠,若是不好好服药,迟早会落下病根儿。

    萧胤来的这一路上想的甚好,他想着,今日就是逼着她吃,同她大吵一架,也不会再纵容她了,但一进殿内,看见她藏在被里的那个样子,不由得又心软了。

    他不由自主放缓了语气:“阿妩,你起来吃药。”

    唐妩回看他,冷冰冰道:“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呢?”

    萧胤垂眸看她,久久无言,忽而自嘲一笑。

    他搬了一个圆凳坐在她身侧,接过了婢女递过来的汤药,沉声道:“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喝?”

    他等了片刻,见她一动不动,只好伸手用蛮力将她的身子拽了起来。

    他正准备强行把药给她灌下去,就听她开口道:“我若是喝了,你能离开这吗?”

    萧胤点点头,“你喝完我就走,立马走。”

    唐妩一饮而尽,随即将药碗“咣”地一声摔倒了地上,一旁宫女太监跪了一排,一个个噤若寒蝉,谁都不敢第一个伸手去捡。

    萧胤看着她惨白的小脸,微微发抖的唇角,沉默半响,终是起了身子,一声不吭地从永乐宫走了出去。

    这样的日子,他也不记得有多久了。

    说实在的,这还不算是她疯狂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她三个月不同自己说话,他气地跑到永乐宫去过夜,她怎么撵他,他都没走。

    结果第二天,她就火烧了他的寝殿。

    可他并不怨她。

    哪怕他与她,早就走向了一盘死局,他注定满盘皆输,他也心甘情愿。

    他只要她活着。

    活着就好。

    在与她征战不休的日日夜夜里,萧胤已经不在年轻,时间果然是这世上最公平的东西,即便太医院众人日日想尽办法为他滋补。

    他还是长了第一道皱纹,生了第一根白头发。

    他开始喜欢叨念往事,开始对她无限纵容。

    岁月磨平了他的脾气,他彻底向她低头了,她想护着程家,他也都随她去了,只要她每个月能少气自己两次,他什么都认了。

    就当他渐渐认命,以为他这辈子,再也听不到她那声娇滴滴的四爷时,他居然四十岁那年,又听到了。

    他身子并不好,以前征战沙场留下的旧伤不计其数,那天是稀松平常的日子,太阳高高在天上挂着,他却在下朝之时候直直地从龙椅上栽了下去......

    这事一出,太医院人人自危,谁都不敢妄言,皆说他这头疾,只能静养,无法根治。

    话说太医的嘴都多精了,若不是已经病入膏肓,谁敢说出无法根治这四个字?

    后来,他每每想起当晚那一幕,就十分想笑。

    那个整日作天作地,还火烧她寝殿的魔鬼终于在晚上来了,她突然跪倒他面前,一边哭一边冲他道歉。

    她闭着眼睛,大地的水珠缀在她的睫毛上,他抬手哄她,轻声说,阿妩,我没事,你别哭了。

    她突然泣不成声,整个人瑟瑟发抖,眼泪扑簌簌地落在了地上。

    过了良久,他听到她用极小的声音道:“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与你做对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叫你也走在我前面。”

    他就这样,以身子不适的名义,拥有了她往后的整整五年。

    渝国七月的时候天气最好,风也和煦,闲暇之时,他便会带着她去放风筝,她自幼过的凄苦,从没玩过这些东西,他刚一放线,她看得眼睛都直了,下一秒,就踮起脚想去夺他手里的线轴。

    萧胤含笑举地老高,不管唐妩怎么蹦,就是不让她得逞,她急的面颊绯红,鬓角生出了点点汗珠。

    “你给我呀。”她娇嗔道。

    “那你答应我,夜里的药,不许再偷偷倒掉了。”

    唐妩抿唇,半响无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

    这样逍遥自在的日子并没有过太久。自打萧胤生了头疾,朝廷上立太子的呼声便彻底压不住了。内阁首辅成日嚷嚷国本不可动摇,可萧胤没有子嗣,又不肯纳妃,便只能选择过继。

    萧胤本身就是独子,宗室过继来的也只能是隔亲,所以就过继这个事,沸沸扬扬闹了很久。

    内阁那帮人,甚至把宗室那几个孩子从小拉屎撒尿的事都查出来了。

    萧胤看了看内阁呈上来的名单,思忖了片刻,直接定了萧子涵为太子。

    内阁大臣张忠忍不住劝道,“启禀陛下,老臣以为萧五郎的年岁太小,难承重任,不如立萧四郎,萧子宸更好。”

    这道理谁都懂,可萧子涵才多大?

    不过是六岁罢了。

    太医院现如今把萧胤的病症说的严重无比,内阁那些人都害怕他会随时倒下。

    但这想法,想可以,说却不行。

    所以,在萧胤冷着一张脸,问他们是不是觉得他活不长了时,反对的声音便瞬间消失了。

    那些年,萧胤打了太子不少次,每次打完,他都会到唐妩那儿去念叨。

    他总说太子是如何如何的不听话,有多可恶。

    唐妩每次都被他气哭,哭完就会起身去护着太子,然后大声对他喊:“他才多大,萧胤你再这么打下去,都该给他打坏了!”

    可她不知道,只有这样他才放心。

    他年长于她,迟早要先走。

    他立太子的时候,萧子涵并不是最聪慧的那个,只不过是因为萧子涵年岁最小,性子最为和善,他便直接选了他。

    他想着,年纪小些,与她的感情定然能更深厚一些。

    他以为他已经为她铺好了下半生的路,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身子莫名地好了起来,她却在一瞬间又垮了下去。

    萧胤盛怒滔天的样子着实让人打怵,太医院院使见实在瞒不下去了,才说了实话。

    实话就是,当年的那碗绝子汤,已经掏空了她的身子。其实这些年的每一天,她都是透支着剩余的命数在活。

    早已无药可救。

    萧胤听后,眼眶猩红。

    他跌坐在地上,双手捂面,低声喃喃,阿妩,倘若救不了你了,你叫朕怎么办?

    她走的那天,窗外飘起了鹅毛大雪,可她的身子,似乎比外面的雪花还轻,他将她抱在怀里,又没脸没皮地调戏了她两句。

    他分开了她的五根指头,与她十指相扣,他笑着问她:“阿妩,若有来生,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

    他以为,她肯定会点头的,却不想,她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为何?难道朕对你还不够好吗?”

    她眯起眼睛笑,“好啊,怎么不好,可人不能太贪,我已经祸害了你一世,自然不能再祸害你一世。”

    萧胤看出了她的不情愿,便问她,“你是不是还是因为那个人怨我。”那个人的名字,他一辈子都不想提起。

    这时的唐妩已经油尽灯枯,奄奄一息。

    她伸出手,轻轻地摸了一下他的脸颊,什么都没说。

    她想的是,若有来生,她只想让一切回到原点,她想做一次程家女,想日日喊程煜为兄长,想去见见那个为了她病了一世母亲。

    她就想平平淡淡地过一生,这辈子,太累了。

    爱的累,恨的累,活的也累,只有走的那一刻,才是最开心的,没了亏欠,没了愧疚,也没了自责。

    可惜唐妩再也不能开口,她阖上眼的时候,除了眼角的一滴泪,什么都没留给他。

    萧胤猜,唐妩定是在怨他,怨他这辈子没成全她,反而困了她一辈子。

    阿妩,我若是知道我的命,能让你的心软下来,我断不会与你蹉跎十五年。

    我会再早一些,

    再早一些,就从那龙椅上摔下去。

    —————————————-

    皇后薨逝,整个皇宫明面上都在哀悼,但其实,无一不在庆幸,这妖后终于走了。

    萧胤虽然碰上皇后的事分外荒唐,但不得不说,他仍是个勤政爱民的好君主。

    可就在众人以为大渝会继续开疆扩土,创下一番霸业的时候,萧胤迷上了魔教,迷上了轮回之术。

    他倾力派人打造了一条祭桥,听说,有了这样一道桥,不仅能将人的魂魄拽回来,重头再活一次,还能熄灭人心底的执念。

    但因果轮回,哪有那么好打破?

    它总有必须要遵循的规则。

    如果说这祭桥是重生之门的一把锁,那理应,还应该有一把钥匙。

    萧胤问国师,那钥匙该去哪里找。

    国师反问他,是否什么样的代价都肯付。

    听到这话,也不知是为何,萧胤便隐隐猜到了这钥匙是是什么,他笑道,“怎么,是要朕的命吗?”

    国师跪地不起,沉吟道:“陛下三思。”

    萧胤苦笑。

    三思?

    他早就三思过了。

    可不论怎么想,都难敌对她的思念之情。

    他只要一闭眼睛,就是初时见她时,那副娇媚的模样,可等他再伸手去碰,她却变成了他攻破燕过城门那日,撕心裂肺的模样。

    他欠了她的,不是吗?

    纯安皇后走的同年,腊月二十九,萧胤离开了皇宫,消失了整整三天。

    太子心急如焚,满皇宫上上下下地找人,最后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带着侍卫,快马加鞭地去了一趟爻城,那里曾是燕国的京郊,也是他母后的陵园。

    大雪漫天,萧子涵远远就看着有个男人僵直地跪在一个石碑前,男人身上挂满了雪,就像是一座雕像。

    未被雪遮住的地方,隐约间露出了明黄色的衣角。

    “父皇!”萧子涵大喊道。

    旋即,萧子涵跌跌撞撞地爬了过去,他直直跪下,胡乱地清理着父皇身上的积雪,等他看清了萧胤的表情,突然红了眼眶。

    父皇,竟是笑着的。

    萧胤临终前,身边只放着两样东西。

    她的画像,和她的珠钗。

    =小剧场(切勿和正文联系)=

    话说萧胤的第二世,虽然未能如他所愿,但他至少看到,她活的倒是极好,他看着她嫁人生子,同那人携手共度了一生,还当了祖母,儿孙满堂。

    说起来,他也是如愿的。

    所以百年之后,他十分平和地阖上了眼,再次立萧子涵为太子。

    哪曾想,他刚闭上眼,就被人摇醒了,他睁眼之后连连咳嗽,只是突然感觉这心跳地比平时要有力一些。

    “萧胤,这都几点了呀,你不用晚膳了吗?”

    这声娇媚的嗓音,太熟悉了,他侧头向一旁看,瞳孔微缩,竟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她怎么在这?

    这儿是哪?

    他这是回到了什么时候?!

    他慌慌张张起了身子,一把抱住了面前的人,随后还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个举动兴许是太蠢了些,竟然惹得唐妩瞬间咯咯地笑开了花。

    “你这是做什么,不疼吗?”唐妩道。

    “不疼。”萧胤直愣愣地回道。

    她的手艺很好,做了四个菜,都是他爱吃的。

    他用膳之后,生怕出了什么变故,立马就将他是渝国皇帝的事交代了,并保证,定会带她回程家。

    他絮絮叨叨说了很久,可面前的人儿嘴角却一直噙着笑不应声。

    他心里有些发虚,低低地换了一声,“阿妩。”

    闻言,唐妩这才笑出了声,然后摸了摸萧胤的额头,“若不是你叫了我这一声阿妩,我还以为你病傻了。”

    “为何这样说?”萧胤道。

    唐妩翻了个白眼,“我与你成亲三年!你是皇帝,我怎么会不知道!行了,你快收拾收拾歇了吧。”

    翌日一早,唐妩去京城看铺子,萧胤连忙拽了一个丫鬟问了个底朝天。

    这丫鬟说一句,他的脸就黑一分。

    原来,这辈子,他还真不是皇帝。

    他居然是唐家的上门女婿。

    他是萧家的长子,萧家家徒四壁,好不容易供出了他一个读书人。

    她是唐家的长女,是商户之女,京城里一条街的铺子都是她家的。

    到了夜里,他小心翼翼地伺候唐妩梳妆,那丫鬟说了,大小姐的脾气不大好,若是弄疼了她的头发,是会大发雷霆的。

    此时萧胤的手法自然比平时笨拙了很多,他握着她的三千青丝,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好在,曾经,他也为她梳过头发。

    他知道自己地位不高,所以晚上上榻的时候,也只是靠了一个边,没敢挤到她那头去。

    可灯一吹,唐妩那软绵绵的身子就靠了过来。

    她亲了他一口,然后道,“你家里是不是又来管你要钱了?”

    萧胤在漆黑一片的夜色里眨了眨眼,回想着今早丫鬟同他说的话,胡乱地“唔”了一声。

    唐妩一把揽过他的腰身,柔声细语道:“你父亲治病的钱,我明日就拿给你,但你弟弟的赌债,还是得拖一拖再还,不然他不长记性,指不定还要惹出什么祸事来!”

    言之有理,萧胤点了点头。

    唐妩的拇指一下一下地摩挲着男人的腰际,又缓缓道:“下月的春闱,你准备的如何了?”

    萧胤连连咳嗽了几声,实在不知这话还如何作答。

    若他去考科举?

    那前三名应该是没甚问题吧。

    他正准备给唐妩下个定心丸,就听她又道:“考不上也没关系,反正我养着你。”

    萧胤一听这话,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心道:他这心理落差,真真是有些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