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第一龙王 > 第939章 天帝地母人皇
    第939章 天帝地母人皇   

    看着三千道榜上人皇的名讳。

    

    苏夜心中万分感慨,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曾经上面可是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他的道号——夜天子。

    

    只差最后一点点,就能名正言顺!   

    但现在出现的却是“列山氏”,这就是新人皇。

    

    这个列山氏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苏夜并不了解,他只是知道这位新人皇必定就是君苍生重新扶持上来的。

    这位新人皇最后会不会被君苍生斩杀继续吸收人族道运,还是说这位新人皇是君苍生手中长剑。

    

    这就不得而知!   

    现在诸天万界的人族修者,看见这位人皇都需要行礼,几乎所有人族大能者都需要听从人皇调遣,争夺人族大道的昌盛。

    

    半晌之后,苏夜才收拾心情,再次看向了并排在第一位置上的名字。

    在这个如同金字塔一样的道榜上,在人族右边的就是天帝的名讳。

    

    苏夜凝聚神识,用力地看向了天帝的名讳。

    

    天帝:阳泰爻   

    又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阳泰爻(yao)究竟是什么人物,苏夜仍然不认识。

    曾经这里的名字是伏惊蛰。

    

    当初和他一起出生入死,那个看起来万分高冷,生杀都是一言之间的天帝,也已经陨落了,消失了。

    

    君苍生一夜之间将他这位人皇夜天子,天帝伏惊蛰,还有地母钟离紫陌,这天地人都杀了。

    

    遥想当年,并不遥远!   

    苏夜唏嘘不已,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一定要将君苍生给杀了。

    

    接着,苏夜又看向了地母的那个名字。

    他要看看,究竟是哪三位神灵替代了他们的位置。

    

    神识凝聚,用力注视,看向了地母的名讳上。

    

    地母:钟离紫陌。

    

    “唔?

    我的神识已经如此虚弱了吗?”

    苏夜用力晃了晃脑袋,揉了揉眼睛,他怎么看见仍然是钟离紫陌的名字。

    现在的地母究竟是谁?

    

    他又再一次注视那个名讳,上面的神光被他的神识穿过,上面的名字赫然还是:钟离紫陌。

    

    “怎么可能?

    地母怎么可能是钟离紫陌?”

    

    苏夜身躯摇晃,几步向前,想要靠近三千道榜看个明白,但那道榜只是虚影,他一下子就穿过了道榜,更加看不清楚了。

    

    青筝飞快问道:“苏夜你要干什么?

    你没事吧?”

    

    绕指柔,千鹤祭祀他们也都是有些惊讶,不知道苏夜怎么看一个三千道榜的虚影竟然也如此失态。

    

    苏夜马上回头抓住青筝的双手,飞快问道:“你告诉我,最上面地母的名字是谁?”

    

    “啊?

    什么地母名字,我什么也看不见。”

    青筝摇摇头,以她的修为看见的三千道榜虚影只不过是一团神光罢了。

    

    苏夜马上又看向了绕指柔,飞快问道:“告诉我,地母的名字是什么?”

    

    “钟离紫陌啊!”

    绕指柔干脆地回答说道。

    

    “你不要和我开玩笑,地母的名字究竟是谁?”

    苏夜也不愿意相信绕指柔,这个傲娇的公主肯定也会开玩笑,他看向了千鹤祭祀,沉声道:“祭祀,你不要撒谎。

    告诉我地母的名字是什么?”

    

    “地母,一直都是钟离紫陌。

    已经是上万年了,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千鹤祭祀也是狐疑地看向苏夜,不知道苏夜为什么忽然间如此激动。

    

    “钟离紫陌,真的是钟离紫陌。

    她没有死吗?

    君苍生没有杀她吗?

    她怎么可能没死?

    这是为什么?”

    

    苏夜脑海之中飞快了无数的念头,他和天帝,地母,不是同一天里被君苍生斩杀了吗?

    为什么人皇换了,天帝换了,但偏偏地母还是原来那个地母?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原因?

    

    千鹤祭祀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噢,你是说几十年前的那一场浩劫吗?

    人皇夜天子联合天帝伏惊蛰一起围杀神帝,后来被神帝斩杀。

    地母钟离紫陌也在那一场浩劫之中战死,但后来神帝使用了大神通,将地母复活过来。

    这些年里,地母虽然极少露面,但她威名依旧,这地母之位自然还是她的。”

    

    “将地母复活?

    君苍生将地母复活?”

    

    苏夜喃喃地说了两遍,然后闭上了双眼,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这个答案,只怕要等到有一天再看见地母的时候才会知道吧。

    

    究竟是君苍生强行将钟离紫陌复活了?

    还是说,一开始地母就和君苍生有什么勾结,订下了什么协议?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他和天帝的死那就太过悲惨了。

    

    苏夜不敢猜想,也不愿意猜想下去。

    

    他忽然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全身无力,似乎是失魂落魄一般。

    

    青筝从来没有看见过苏夜如此模样,惊慌失措地上前去,伸手就去摸苏夜的额头:“你不要吓我,你怎么了?

    你难道中了什么咒杀大法了?

    还是你的元神有问题?”

    

    绕指柔和千鹤祭祀也是震惊不已,纷纷上去查看,但一时间也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

    

    千鹤祭祀轻皱眉头,说道:“他只是精神虚弱,应该是受到什么打击了。

    体内真气少了点,其他没有什么大碍。”

    

    绕指柔白了苏夜一眼,嫌弃道:“这么弱吗?

    看个三千道榜也能精神虚弱,你的识海究竟有多弱?”

    

    苏夜似乎对什么宝物都失去兴趣了,半晌才道:“打扫漫罗圣地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我休息一会。

    我一个人待一会。”

    

    青筝十分不放心,道:“我陪着你。”

    

    “不用,你也去吧。

    我自己待一会。”

    苏夜无力地挥挥手,不想再多说什么。

    

    他们看见苏夜如此,也只能无奈地走开。

    

    青筝却并没有走远,在外面安静地看着,她隐约觉得苏夜如此模样必定是和那个地母钟离紫陌有关系。

    

    现在的青筝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状态了,三千道榜上的地母,那绝对是比神灵还要强大。

    怎么苏夜重复了几次这个名字之后就变成这样,苏夜怎么和这个地母能扯上什么关系?

    

    实际上,绕指柔和千鹤祭祀也有一些怀疑,但他们也都知道地母何等的高高在上,哪怕是绕指柔这样的三公主都不能见到地母,更别说苏夜这样的修者了。

    

    他们也只能暗自奇怪,实在不能将两者强行的扯在一起。

    

    待了半天之后。

    

    苏夜终于是慢慢地恢复了过来,不管怎么样,将来还是需要亲口问一问钟离紫陌,究竟有没有出卖他和天帝。

    

    这个时候,苏夜又想到了星河圣地深渊海底之下封印的那个老魔头,当时他还答应了老魔头要看看现在的屠戮大道上究竟是什么名字?

    

    这三千道榜,每个位置他都一清二楚,随即就找到了屠戮大道之上,仔细一看,上面又是一个模模糊糊的名字。

    

    屠戮道:后央。

    

    看着这个名字是模模糊糊的样子,缺少了一层金色的神光,这其实就是像苏夜上一世那样,只差一步。

    

    现在这个后央已经是揽尽屠戮大道的气运,只不过是还没有登临宝座,没有对诸天万界宣布罢了。

    

    苏夜原本还想看看君苍生的,但君苍生号称神帝,他的名字已经不在三千道榜之中了。

    

    又过了半天时间。

    

    那些打扫战场的修者已经是陆陆续续回来了,回守涛应该是被青筝喊回来的。

    大家都知道这个胖子在,苏夜就会开心一些,这个时候就应该让回守涛回来。

    

    “哈哈哈,老大,这次我们发达了。

    猪笼入水啊!”

    回守涛大咧咧地跟了过来。

    

    看他身上挂满了各种宝物,刀枪剑棍的都有,走路的时候还咚隆咚隆的响,像极了一个暴发户。

    

    苏夜见状,果然无奈地笑了笑,心里的烦闷气息减了一大半。

    

    “老大,趁着你回来了,我跟你说,我们一定要去干掉众川那个老六。

    这个龟卵蛋,就是他出卖了我们。”

    

    苏夜眉头一皱,冷声问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