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上门豪婿王锐卫清怡 > 第2344章袁大虎的城府
    柳如烟同样也点了点头。

    “此人确实不简单,能够在如此重压之下,却依旧保持常态,偏偏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围绕于这些修炼者之中,不弱于任何下风!”

    “看看吧!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王锐等的都有些烦了。

    魏青一倒是无忧无虑的。

    这下子才不过刚刚醒来,昨天又睡了过去。

    就好像根本不知道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回来了!”

    王锐正准备休养。

    却突然感知到了袁大虎的气息,从远处奔袭而来。

    “没有丝毫紊乱,看来情绪没有波动,这一次我们也能够安然无恙的离去了!”

    柳如烟点了点头,也没有在说话。

    两个人同时闭上了眼睛。

    感受着车队重新启程。

    然而就在前方的马车之中。

    李平脸色有些难看。

    “他要这么多?”

    袁大虎情绪没有什么其他太多的变化,但是眼神之中同样带着一丝杀气。

    “这老小子如今胃口是越来越大!张口就是需要一半,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反倒最后的得益人变成了他!”

    李平说道,“也是没有办法,之前那么多场交易,他应该早就已经看在了眼里,若是这一场交易损失这么多的话,该如何是好?”

    李平知道自己虽说是军师,但袁大虎在外人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一副憨厚模样,都只不过是装的。

    在一些大事面前,真正需要决策的时候,还是需要袁大虎站出来,主持全局。

    “无妨!他想要就给他!只是要看他是否能够吃得下去!况且这一场交易所得到的东西,他不会分我们的分,我们的仅仅只是猎物身上的东西罢了!就是不知道这个猎物身上究竟有多少,还是什么都没有呢?”

    袁大虎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危险。

    李平瞬间就明白过来自己家这位老大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看来袁老大早就已经有了决定!”

    “且行且看吧!钱进不是好惹的!”

    出了城门,四周再无任何一个人跟随。

    王锐就真觉得有些奇怪了。

    “这一次城防军没有派人跟在这些人的身后,想必应该是和袁大虎达成了某种交易!可是袁大虎实力就摆在这里,若是真有平分利益之事,再怎么说陈方军也应该派遣1~2个人过来观察才是!怎么如今一个人都没有跟上来!”

    柳如烟说道,“这不其实才是好事!谁知道若是跟过来的人里面有好手的话,偏偏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锐笑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加上你那诡异的手段,即便是袁大虎加上钱进,两个人一同出手应该也无法对我们造成任何威胁”    柳如烟说道,“你确实有些小看自己了,若是真要他们两个一起出手的话,想必你也不需要我来帮你才是!”

    王锐没有在开口。

    路途上的马车颠簸。

    对于修炼者而言似乎算不了什么东西,但是柳如烟的身体尚且还未修复。

    以至于如今路程太长,他头晕眼花,脸色开始有些发白了。

    “要不要紧?”

    王锐开口询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有些头晕,等到这一段路程过去之后也就好了!”

    如今这条路面已经偏离了官道。

    地上的石子众多,颠簸分明要比之前更加严重。

    王锐探出了脑袋。

    “前面的!先停一停!”

    原本闭上眼睛正在修炼的袁大虎突然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凌厉的气息让坐在他对面的李平吓了一跳。

    “想必是后面那个猎物在大呼小叫!”

    李平开口回答。

    袁大虎说道,“还是要打消他的顾虑!此处距离交易之处还有很长,我们不能够提前做准备,暂且休息一下,你过去询问一番!”

    李平点了点头。

    随后便快速来到王锐的马车前。

    “王兄弟,这是怎么了?”

    王锐说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分明前往皇都的路畅通无阻,早就已经铺设好了一条宽又阔的官道,为什么你们偏偏要走如此崎岖的小路!难道是真的以为我没有见识,在这里故意拖延时间不成?

    还是说你们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瞒着我!”

    王锐这并不算是撕破脸皮。

    反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以自己穷凶极恶的一面来面对这些人平静无波的情绪。

    是一种最好的处理方式。

    人人都不希望别人比自己表现的更加好。

    当你以一种坏处表露在他人面前之时,别人只会将你当做傻子。

    就如同现在的李平。

    在看向王锐的时候,眼神之中更多的是宽容,甚至没有一丝生气。

    “王兄弟有所不知,这条路我们已经走了许多遍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清楚哪个地方有山贼强盗!若是在这条路刚刚出了黄石城之后便立刻走上官道,四周本就是穷山恶水,那些山贼根本就不害怕所谓的官兵,他们会选择直接在宽阔的官道上面进行围堵!所以其实我们选择如此偏僻的一条路,虽说绕了一些距离,但其实更加安全!”

    王锐没有再说。

    只是气呼呼的缩回了自己的脑袋。

    李平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随后走回了马车。

    “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高看了这个人!”

    袁大虎开口询问道,“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李平说道,“此人情绪太过外放,不管是愤怒亦或者是其他的情绪,都会在第一时间表露出来!这不像是一个心积极为谨慎之人,我反倒是觉得他之前所做之事,可能是因为红石雨他坐在马车里面的那个黑衣女子的提醒!若是如此的话,我觉得我们完全有可能提前开启计划,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我们早一些完成这次交易!”

    袁大虎笑道,“你这么一说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我们这一路本就要小心为上他不小心,难道我们就要顺着他来?

    不要太过于意气用事,万一他现在这副样子才是装给你看的,怎么办呢?”